姜朝晖:教育该是痛苦还是快乐的

2017-11-07 01:10:00 环球时报 姜朝晖 分享
参与

  现在社会上有这么一种观点,甚至一些专家学者也都这样认为:教育不尽是快乐的,里面隐含着痛苦的成分。正因为教育的这个特点,加上孩子还未成年,缺乏对世界的足够认识,不能独立判断,因此他们认为,成人不能一味给孩子让步,而必须管教和惩戒。

  这种观点的出现,在家长中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也有一定的合理性。静下来思考,这样一种看法,主要包含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教育是快乐的,还是痛苦的?二是教育要不要对孩子进行管教和惩戒?这两个问题,直指教学育人的本质,即便在理论界,也是仁者见仁。

  教育是快乐的,还是痛苦的?这让我想起一个故事。几年前,某报报道中谈到一位父亲的感受。他发现,孩子刚上学那会儿,对学习非常有兴趣,也热爱学习。但是6年学校教育下来,孩子竟然开始厌恶学习。原因在哪里呢?是不是就意味着教育是痛苦的,或者说我们学校教育是失败的?

  笔者以为,这必须回到一个更本源的问题,即教育是什么?从概念上讲,教育是教育者通过对人类长期积累的经验和知识的传授,实现受教育者从自然人到社会人过渡的过程。平心而论,教育作为一个中介或途径,本没有快乐或痛苦之分,如同探讨“人性本善或本恶”一样。关键是谁来教?教什么?如何教?不同的人来教,效果就不一样;不同的内容、不同的方式,学生的体验自然也不一样。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说,简单谈“教育是快乐或是痛苦的”,本身是一个伪命题。作为教育工作者,我们的奋斗目标,就是让教育变成一件快乐的事,让教师乐教,让孩子乐学。

  那么,实现孩子的成人成才,要不要管教和惩戒呢?从我国传统文化来说,长期以来我国奉行“天地君亲师”“棍棒底下出孝子”,教师是学校的绝对权威,是真理的化身。但过去一段时间,我们热衷学习西方的各种教育思想,推崇“鼓励教育”“学生中心”等理念。这就意味着,教师、家长要向学生让位,更多发挥孩子的作用。但问题来了,我们许多教师和家长发现孩子越来越难管教,孩子的发展越来越让人担忧,而且成人的权威也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许多家长不知所措。

  在社会转型时期,这种焦虑在许多家长身上都有体现。严加戒管,与现代教育理念似有不符;放任不管,又担心孩子很难适应未来社会发展。其实,理论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为,鼓励教育是该大力倡导,但适度惩戒也是必要的。关键是什么时候该鼓励,什么时候该惩戒。从理论上讲,一味的鼓励与过度的惩戒,同样会毁掉孩子。笔者更想要表达的是,我们是不是该走出自以为是的成人世界,俯下身来,主动关注孩子,了解孩子,平等对话,静待花开,这或许才是教育应有的生态。(作者是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院办副主任)

责编:杨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