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洪建:替中东欧操的是哪门子心

2017-11-10 00:21:00 环球时报 崔洪建 分享
参与

  对于中国与中东欧国家间的务实合作以及随之而来中国在该地区影响力增强的现实,一些外部围观者的心态复杂得着实超出常人想象。如果说对双方合作的经济成效和可持续性表现出来的“担忧”,还只是停留在“建设性”的层面,那最近冒出的一些有关中国正通过“精心布局”来实现在该地区“政治和战略目的”的言论,就非常具有“创造性”了。

  这类观点的立论基础,是看似“有理”实则拿不上台面的“异类论”,即用专制与非专制的标准将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分为两类,就此引出中国“其心必异”的结论。更缺乏常识但也更恶毒的是,硬将现时的中国与彼时的苏联扯上关系,试图揭开一些中东欧国家的历史伤痕,“帮助”它们将冷战时期对苏联的恐惧转移到对今日中国的认知上。当然,如果今天的中国并未让人恐惧,那么明天的中国也必然如此,因为中国“本质如此”。多么霸道的结论啊,可惜毫无逻辑和常识。

  这类观点也都展示出对中东欧国家正被中国“离间进而控制”的“深切担忧”,大有众人皆醉他独醒,进而“仗义执言”的架势。可是在中东欧国家遭遇欧元区债务危机冲击、贸易投资大幅下挫之时,怎么就没见到这些“好心人”的清醒和仗义呢?他们和那些来自西欧和美国的资本一样,早早抽身而退去为本国固本、为同类谋利去了。如果不是中东欧国家那时认清了时势后及时“向东看”,寻求与中国的务实合作来谋求发展,也就不会有现时的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成果,当然也就免了“好心人”的这番操心。

  将这份“操心”放在中国的“政治和战略目的”上,主要原因还是中国在中东欧地区的经济存在已如此真实和强大,难以撼动,所以那些人要从政治入手、向人心开刀,摇三寸不烂之舌,行釜底抽薪之术。置身于投资、文化乃至游客等中国元素日渐增多的中东欧国家,对于那些死抱着“中东欧地区是西方地盘”并坚信“西方自由世界必胜”的卫道士来说,的确会受到今夕何夕的强烈刺激,在那种状态下产生幻觉乃至思维错乱似也在所难免。

  毕竟,将中东欧地区“收入囊中”曾被西方视为在冷战中获胜的巨大战利品,不仅可以尽享其市场、资源,还可借此宣扬西方价值观的成功。但现在的中东欧国家在与西方世界经历了短暂蜜月期后,甘苦自知,正逐渐树立更加清醒、自主的发展观。能够借地接东西之便、物流南北之利,同时发展与欧、亚大市场的经贸关系,是中东欧国家之幸、人民之福。现在用“警惕中国政治目的”为幌子,来引诱中东欧国家放弃与中国合作的红利,进而将其更牢固地束缚在西方的产业价值链和分工体系中,这到底是在为谁操心呢?

  眼前最好的例子是,西方最大、最发达经济体的领导人刚在北京和中国领导人完成一系列大手笔合作,按照那些“好心人”的逻辑,这自然是中国“最险恶的政治和战略目的”:通过中美经贸合作来帮助美国发展经济,进而分化美国、瓦解西方。这样的逻辑,“好心人”们自己不觉得可笑吗?

  会有更多中东欧国家乃至其他国家相信他们看到的事实,而非听信那些无中生有、充满幻觉的说辞。毕竟每个国家的前途和命运都真真切切掌握在本国人民手中,别人别国都包办不来。如果那些围观者真想“仗义执言”,就必须深明大义,深入了解中东欧国家民众的真切感受,并且认清历史发展的必然方向。如果仅是想靠鼓捣意识形态对立来复活冷战幽灵,这就实在是低劣的装聋作哑和不识时务了。(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