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锋:自设陷阱的西方精英一再错看中国

2017-11-18 00:25:00 环球时报 姜锋 分享
参与

  近四十年来,世界密切注视着中国,有赞誉,也有焦虑和不安。就在过去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包括美国《时代》杂志、法国《世界报》和德国《明镜》周刊等欧美“意见领袖”媒体,纷纷不约而同地以醒目的汉字或汉语拼音推出封面标题,向全球昭示“中国赢了”、“中国,强国崛起”、“醒来的巨人”。

  从“狼来了”到“狼真来了”

  在这一波欧美媒体“中国攻势”中,《明镜》周刊封面的“醒来”和与此相呼应的主题文章“醒来的巨人”前后呼应,用心良苦: 一方面,它借用据说是两百年前拿破仑的名言宣称,中国这头睡狮已经是“醒来的巨人”,甚至还宣告,“自由世界的领袖”美国特朗普总统11月8日到访中国是“磕头”,是移交领导世界指挥棒的“告别之旅”,可谓语不惊人死不休。

  另一方面,《明镜》苦苦呼吁西方要赶快“醒来”,对崛起的中国不能“没有战略”,要“团结一致应对”。与以往不同的是,《明镜》文章用大量篇幅承认中国在很多方面取得成就,但把这些成就巧妙地演绎为对西方的更大制度和价值威胁,可谓是升级版“中国威胁论”。

  如果说西方媒体之前传播的“中国威胁论”是喊“狼来了”,心里其实并不真怕,因为他们不相信中国真会很快强大起来,现在则是真心感到“狼来了”,确实看到了中国日益强大,“已经跨越了超级大国的门槛”,在迅速从政治、经济、科技和文化等各个方面超越“西方”。给人深刻的印象是,《明镜》始终不渝地抱守“西方”,其“中国和西方”对抗的思维定式和观点预设根深蒂固。

  从“谁来拯救中国”到“谁来对付中国”

  “西方”一些精英们始终在“崩溃论”和“威胁论”之间框定观察和判断中国发展的视角,醒目的标题和主题不断出现:从经济着眼,1995年前后出现过“谁来养活中国”声音,渲染中国人长期下去不仅解决不了吃饭问题,还要连累全世界。现实是中国不仅吃饱了饭,而且还往全世界的碗里添饭,人均GDP从1978年155美元增长到现在的8100美元,占世界经济的总量从4%左右上升到18%,对当前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30%。

  从制度角度看,出现过“谁来拯救中国”的论调,认为中国经济增长不可持续,只有沿着西方政治制度转变,才可成为一个“正常和健康的”国家。现实是按照西方精英方案进行改革的国家鲜有健康发展的案例,反倒是出现了一系列倒退甚至濒临崩溃的国家,就连西方的大家们也认识到,西方的制度拯救不了中国,不仅如此,西方制度本身随着特朗普执政、英国脱欧、难民危机等事件进入了前所未有的考验期。

  当惯了老师的西方,很不情愿地看到中国这个“学生”在理论、制度和实践的道路上走自己的路,而且越走越自信。于是,“谁来对付中国”的声音正在西方的媒体上变得越来越响亮,所有的希望被寄托在美国和美国总统身上。但是,让他们失望的是,奉行“美国优先”的特朗普似乎对西方精英们的意识形态喜好并不感兴趣,于是我们当前就看到了西方的“精英”反对“西方领袖”的场面。特朗普被愤恨的西方精英描绘成一个向中国“磕头”的人,是“符合中国利益的好总统”,“为中国南海政策开道”等等,可谓是大逆不道。西方精英阶层正在竭尽全力地把特朗普拉回到“对付中国”的道路上来,办法是把中国的发展和强大演绎成对“西方”的威胁,自然也是对美国的威胁。这一波的“中国威胁论”与此前的相比,有了新的含义和意图。

  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

  如果硬是按西方一些精英们热衷的方法把中国和西方对立起来,并找到其中价值观的分野,可以清晰地看到贯穿西方价值体系的一条主线,即,人对人是狼的人际观,国对国唯利是图的国际观,优胜劣汰的发展观,以此观察崇尚强弱相济、互利共赢、和而不同的中国很难不看走眼。时代变了,抱守“西方”的西方精英们或许该到先辈那里寻找些智慧。如果历史记录可信的话,拿破仑两百年前不仅预言东方的狮子会醒来,还警告了英国使臣,不要试图去征服中国,互利才是上策。德国前总理施密特生前也不断告诫,“西方”没有资格指责中国走自己的道路,要对这古老文明和当代的改革发展保持尊重,不要“看错了中国”。

  与其说欧洲一些精英可能“看错中国”,不如说是误导自己,陷入自己设置的意识形态陷阱,他们不是在中国改革发展中汲取智慧,而是死守对立思维,总想着改造中国,阻碍中国按自己的模式发展,这会暂时增加中国发展的阻力,但无碍中国进步的大方向。《明镜》文章中有一句话说得对:中国的改革发展有战略,不动摇。

  另一方面,新版“中国威胁论”是唯恐天下不乱,尤其是挑逗中美互殴,若真遂了他们的愿,恐怕天下不太平,各国无宁日。

  对中国而言,过去四十年已经习惯了来自西方的各种论调,对新的“威胁论”或“崩溃论”不必在意,发展是硬道理,办好自己的事,做好自己的人,讲好自己的故事,古人云: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学者)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