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辉:“伤天害理”的民营医院何以猖獗

2017-11-22 00:21:00 环球时报 姜辉 分享
参与

  《生命时报》21日头版以《亳州长江医院伤天害理》为题,报道了该医院随意诊断,甚至诱骗、胁迫无手术必要的患者连续做了两个男科手术,牟取高额治疗费,造成患者严重身心创伤的行径。《生命时报》记者调查发现,从网上咨询到门诊检查,从手术治疗到术后康复,该医院的每一步都是陷阱。

  亳州长江医院的临床诊断和治疗方法存在明显问题。在没有适应症的情况下“忽悠”患者手术,违背男科疾病诊疗指南,是“以金钱为第一目的”的诈骗行为。

  类似的事情在当前一些民营医院男科比较普遍。那里的医生基本都按照“老板”给的套路,采取网上“钓鱼”的方式诱骗患者前来就诊。他们一般先告诉患者得了某个病,欺骗患者做手术,上手术台后再告诉患者得了另一个病,逼患者在手术台上签字交钱。这些医院以及那里的医生已经完全丧失医务人员的良知,他们根本不配做医生,是医务界的害群之马。

  国内公立医院的男科医生几乎每天都会遇到类似患者,他们有的被民营医院诊断患有前列腺炎,服用了许多药物,花费了很多金钱,但经我们检查发现根本没有所谓的炎症;有的患者做完包皮手术后不仅要输液还要红光照射,花费上万甚至数万元,其实只需吃点消炎药并定期换药就能痊愈;我的一个患者睾丸萎缩到只有花生米大小,已无生育能力,被网络搜索误导去了一家民营医院却说能治,天天做前列腺治疗,欺骗患者一星期内花费好几万元。而最赚钱也最猖獗的是“忽悠”患者做手术,什么“延长术”“增粗术”等等。遗憾的是,一些患者在红光照射时,由于工作人员操作不当,把生殖器烤焦了,不得不全部切除,这对男性的打击是终身的、毁灭性的。这些现象成为我国男科发展之痛。

  为何时至今日民营医院男科还敢这么做?

  首先,公立医院男科薄弱。我国男科起步太晚,而社会需求却越来越大。男科多年依附于泌尿科,不受重视、发展又慢。虽然近年来在我们全国同道的努力下,男科快速发展成为朝阳学科,但发展极不均衡、还远达不到妇科那么普遍。

  其次,民营医院鱼目混珠。公立医院做得不好,民营医院来补充本是好事,但部分民营医院的经越念越歪,目的和动机不纯,一味追求商业利益,从而过度诊断和过度治疗。在发达国家,慈善机构或大型企业是出于回馈社会的目的而投资医疗,不求回报或仅追求收支基本持平。而在我国,有一批商人出于赚钱的目的涌入了医疗行业,着实令人担忧。

  再次,卫生部门监管不到位。一个市或区卫生医政部门可能仅有数名工作人员,无法做到有效监管。在发达国家,行业协会参与监管,医院诊疗信息联网,患者可以随时查阅。而很多国内民营医院既不给患者发票,也不给病历资料。出现纠纷后患者无凭无据,维权无门。有些民营医院还与黑社会勾结,患者维权阻力重重。

  目前,我国医改已进入深水区,公立医院发展受限,民营医院发展得到诸多政策的鼓励,这是正确的发展方向。但国家在鼓励民营资本进入的同时,也应宽进严管,强化监督,规范民营医院的诊疗行为。

  一些地方卫生主管部门也存在专业能力有限、监管动力不足的问题,甚至有地方存在民营医院与主管官员相勾结的情况。

  为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首先应当大力发展公立医院男科,使之能满足广大患者的求医需求,才能让那些不法民营医院男科无法生存;其次,应加强男科疾病诊疗指南的推广与普及,积极进行行业内培训。诊疗指南无法对民营医院形成强制力,但病人可以按照指南向司法机关提起诉讼;再次,要加强健康知识的宣传。男科病也是常见病,去正规医院看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应提高自我保护意识,多了解掌握基本的医学知识,不轻易上当受骗。

  当然,最重要的是政府必须承担起监管责任。对其中的权力寻租和腐败现象,更应着力调查打击。此外,应继续加大整顿网络公司在医疗领域的付费推广行为。患者在搜索引擎中输入男科,首先看到的都是民营医院的广告,谁给钱多就把谁摆在前面,而不是客观、公正地推荐健康知识。这种行为就像一个反向的指示牌,将病人指向了陷阱。(作者是中国性学会常务副会长、中华医学会男科学分会主任委员、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男科主任,本文由《生命时报》李迪采访整理)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