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威烈:特朗普“耶路撒冷决定”有何后果

2017-12-08 01:18:00 环球时报 朱威烈 分享
参与

  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引起轩然大波。但应当说,中东地区国家乃至整个世界对他这样做是有思想准备的,因为他在竞选时就有承诺,对前任奥巴马的中东政策也持明确批评态度。

  就任至今,特朗普对伊斯兰世界和穆斯林的排斥是一贯的,前后推出两版旅游禁令主要都针对伊斯兰国家,最新版本已获美国最高法院通过。在“禁穆”、减税等努力先后成功后,特朗普又拾起了耶路撒冷问题,这一方面是因为他考虑到美国犹太人对国内政治的影响,另一方面也是着眼于明年国会中期选举和更往后的连任。目前来看,美国参众两院和两党对他这个决定都没异议。

  触动根源问题

  巴勒斯坦问题近年来被明显边缘化,而阿拉伯国家内部又出现分裂,无法在许多重大议题上形成合力,特朗普正是利用这个机会或特意选择这样的时期作出这项决定。但他在耶路撒冷地位这个巴以问题核心议题上支持以色列,还是引起阿拉伯乃至整个伊斯兰世界的强烈反弹。不仅埃及、约旦等跟以色列建交的国家表示反对,阿盟、沙特、摩洛哥以及伊斯兰合作组织国家也都表示不满和抗议。伊朗、土耳其等非阿拉伯伊斯兰国家更是出言很重。伊朗自不必提,它一直就把以色列视为敌人;埃尔多安总统则表示,这个事件可能导致土耳其与以色列断交。

  虽然伊斯兰国家作出了强烈反应,但大多数阿拉伯国家面对现实,恐怕还是得吞下这个苦果。特朗普在正式做此政策宣布前,曾先打电话“征求”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埃及总统塞西、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等的意见。虽说是明显的“真主意、假商量”,但在表面上算是做到了“尊重”,因此阿拉伯国家的政府层面将会对美国保持克制。

  但中东地区阿拉伯国家的政治光谱中不是只有政府,还有不同教派,有哈马斯、真主党那样的强硬的激进组织,它们的反对态度非常坚决。同时,还有暴恐势力的存在。即便中东地区当前进入了“后IS时代”,但极端主义和暴恐组织并未灭绝,IS也还有几万人,正在流窜各地,依然可能以巴勒斯坦问题为由发动各种暴恐活动。

  巴勒斯坦问题是根源性问题。当年“9·11”事件一发生,埃及时任总统穆巴拉克就说,至少50%的原因是巴勒斯坦问题。事实上,这次特朗普触动的是巴勒斯坦这个根源性问题,极可能直接刺激地区的暴恐活动,导致中东乃至更广泛区域的安全形势加剧。对于中东甚至整个世界来说,在“后IS时代”的主要工作应是去极端化,但美以却在耶路撒冷地位这样的敏感问题上进一步侵犯巴勒斯坦权利,无疑将使中东地区去极端化的难度大大增加。

  留下“遐想空间”

  当前,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要求美国国务院启动使馆搬迁计划,已遭到了阿拉伯国家、欧洲国家以及联合国等国际组织的普遍反对。这使特朗普搬迁使馆的决定不具有示范性,不会产生其他国家也搬迁使馆的“多米诺骨牌”效应,耶路撒冷也不可能形成成片的使馆区,因此美国使馆搬迁的实际影响不会太大,反倒是美国未来的驻耶路撒冷使馆的安全问题很值得担忧。这些前景都给美国使馆搬迁的可行性打上了问号,美国国务院在评估和实施搬迁计划时不可能不考虑这些问题。

  总的看,美国使馆搬迁很难在半年之内完成。这将给阿拉伯国家留下一个遐想空间:到时候特朗普还得再做一次表态,另外,这么长时间段里也不排除事情会有变化。

  另应注意的是,特朗普在讲话中没有明确耶路撒冷的行政区划,而是强调对于耶路撒冷边界问题不持立场。这可能意味着美国虽然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但也没明确否认巴勒斯坦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建国的要求。也就是说,特朗普承认的以色列首都“耶路撒冷”面积到底多大,现在并不确定。

  目前看,特朗普承认的这个“耶路撒冷”还不具有排他性。如真是那样,巴勒斯坦应仍能将以阿克萨清真寺为中心、扩大了的东耶路撒冷区划作为首都。在耶路撒冷地位问题上,巴勒斯坦和阿拉伯国家最关注的一个问题,从来都是伊斯兰教第三圣寺阿克萨清真寺所在地的归属。美国现在尚未明确宣示它就属于以色列,这就留下了另一遐想空间:即耶路撒冷的行政区划还可以谈。

  还需后续作为

  仔细分析一下,阿拉伯国家或更广泛的伊斯兰国家虽然都表示了一致反对和抗议,但很多国家的政府显然并不希望直接和美国撕破脸,它们可能采取的措施主要针对以色列而非美国。

  近年来,以色列利用阿拉伯国家内部不和以及对伊朗的担心加剧,正在逐步加强与海湾国家和其他阿拉伯国家的关系。但特朗普的这一步棋,很可能会使以色列在外交方面取得的进展中辍,因为美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这对阿拉伯国家而言无论如何都是不能接受的。从这个角度讲,特朗普的决定对以色列并非绝对有利,追求与周边阿拉伯国家的关系正常化,可一直都是以色列的国家根本利益所在。

  在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后,接下来的主要看点,应是特朗普政府是否会在推动“两国方案”和巴以和谈方面作出新的政策宣示。如果在这方面没有进一步的作为,那就只能说特朗普对中东政治实在是太缺乏了解了。(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名誉所长)

责编:杨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