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灿荣:“武统台湾”警告的指向性很清晰

2017-12-14 00:23:00 环球时报 金灿荣 分享
参与

  距离中国驻美公使李克新有关“武统台湾”的表态过去好几天了,但国际舆论尤其岛内的关注仍未平息。不少分析人士先是对这一表态感到意外,随后又做出种种猜测,但我觉得它的指向和用意其实非常清晰。

  一方面是警告美国。美国现在能对中国打的牌越来越少,比如军事威慑,因为中国军事现代化的快速推进而大为减弱;经济制裁,因为中国经济块头变大、中美经济更加交融而不敢轻易启用;挑动中国周边外交摩擦的空间,也因中国把控周边外交能力增强而越来越小;通过互联网给中国国内舆论捣乱,现在也弄不出什么大名堂了。

  军事、经济、外交和舆论手段渐趋穷尽,使美国国内一些势力想打“台湾牌”。美国总统特朗普刚签署了国会通过的“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其中包括一些涉台附属条款,比如强化美台伙伴和合作关系;邀请台军参与军演等。其中尤为敏感的一项内容,是考虑美台军舰互停的适当性与可行性。

  虽然只是附加条款,法律位阶弱于法案正文,而且对行政部门也是非强制性的,但毕竟还是法案组成部分,从性质上说比较严重。较之军事、经济等手段,美国打台湾牌直接触动中国国家主权和民族感情,当然会受到大陆激烈回应。

  另一方面当然也是针对台湾当局。蔡英文执政以来对大陆的敌意很深,内政上推出不少“去中国化”政策,外交上进一步投靠美日,贸易上搞“新南向”以摆脱大陆影响。11日,她刚见了美国在台协会主席莫健,表态台湾想参与“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足见“台独”意识形态的顽固。

  美国国内和台湾方面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构成了“武统”话题受到持续关注的直接原因。但除了这些,我们还需从更长期的视角看待台湾问题和“武统”警告。

  深层次看,台湾问题的产生源自以下原因。首先是地理和历史层面。在地理上,它是一个距离大陆很近的岛,处于陆权和海权交界处,容易随着陆权和海权的强弱变化而发生归属变化。正因如此,历史上台湾已被分离出去好几次了。

  一开始是西方殖民势力在岛上建立据点,给台湾植入“分离基因”,连它曾经那个“福尔摩沙(美丽之岛)”的名字都是洋名,后来郑成功的父亲郑芝龙把它收了回来;接下来是清朝大一统后,郑成功反清复明把台湾独立出去,直到康熙帝时才被纳入大清版图;再往后是甲午战败遭到日本侵占,直到二战后才又收复。最近的一次就是1949年国民党逃到台湾导致台湾再次分离,直到现在。

  其次是国际层面原因,没有冷战和美国介入,台湾不会一直分离到现在。再者是近代文化原因,因为中国近代整体衰败,台湾又先后在日本统治和国民党占据下跟大陆分开很长时间,这导致台湾社会的民族向心力和自豪感下降。

  需要强调的是,虽然两岸在1949年后治权分离,但在两岸同属一中的主权和法理层面并未分离。只是后来随着台湾民主化进程的推进,部分岛内政治势力开始利用“台独”主张攫取特殊政治利益。同时也因为民主化,台湾成了西方的宠儿,当时在国际上一家独大的西方在舆论上给予“台独”支持。到了1996年台海危机时,两岸关系最终由治权之争变成了主权之争。

  这些年来,大陆反对“台独”的坚定立场从未改变,也做了很多卓有成效的工作,尤其成功遏制了“显性台独”。但因之前提到的深层原因,遏制岛内社会心理方面的“台独”化并不容易,近些年来“台独”还是有所膨胀。不过,因为大陆总体发展很好,没给“台独”任何机会,仍维持了现状。

  现在显然到了一个新临界点。二次执政的民进党比2000年那次上台时更有经验,“台独”意识形态更坚决,推动“台独”议程方面也更熟练。台湾当局清楚时间在大陆这边,觉得时不我待,处心积虑想在“台独”方向上实现突破。另外,中国共产党的十九大报告虽然涉台论述不长,但“实现祖国完全统一”“中华民族根本利益所在”等表述,预示着大陆对台策略从“防独”转向“促统”,将以更主动的方式压缩“台独”空间,这使“台独”势力变得愈发焦虑。

  美国要打台湾牌,“台独”势力因为心急而动作增多,这些都是“武统”警告的深层背景。大陆实现国家统一的决心毋庸置疑,虽然始终坚持和平统一是优先选择,但也从未放弃以强力手段解决台湾问题的选项。大陆已经实现工业化,这是当今世界最重要和最伟大的一个事实,也奠定了大陆粉碎“台独”的强大实力。无论美国还是台湾当局,都应充分认识中国的决心、信心以及实力,不要固执推动“台独”议程而让大陆的警告变成现实。(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副院长)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