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创:后IS时代,反恐也难松口气

2017-12-18 01:06:00 环球时报 王建创 分享
参与

  随着伊拉克、叙利亚等国先后宣布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被剿灭,国际社会松了一口气。虽说胜利还早,但结果确实来之不易。后IS时代中东地区能否趋于太平?国际反恐形势是否会显现乐观?

  12月9日,伊拉克政府军宣布完全控制伊叙边境,但实时战况并不令人乐观。政府军仅消灭60余名IS武装分子。叙利亚的情况也大致若此。IS被击溃的只是其在中东地区存在的军事、政治实体,其有生力量并未消灭殆尽。即使IS丢掉在伊叙两国境内控制的广大城市和农村,其残余力量仍然在中东蛰伏存在,在一定的条件下很可能会卷土重来。在军事上,IS目前可能采取更为灵活的游击策略,将人员化整为零、由明转暗,恢复2014年以前极端组织的生存、发展方式,在叙伊两国广袤的沙漠中留存下来,展开其早已熟悉的持久战、运动战和游击战。

  毫无疑问,只要成百上千个ISf分子还在,IS颇具号召力的意识形态说教和针对叛逆年轻人的影响力就会不断向全球扩散。中东乃至全球仍面临着恐怖主义的严峻威胁。

  随着国际反恐力度的加大,受IS组织人员回流等因素影响,恐怖主义将在更大范围内扩散,地区不安全因素不断加剧。

  除了传统的恐怖活动热点地区欧洲和北美,IS集团下一步最有可能进军的方向是非洲。非盟近日警告,6000余名参与IS的非籍武装人员将从伊叙战场返回。除此之外,IS所谓的“行省”还继续活跃在埃及的西奈半岛、利比亚等地。以索马里青年党、博科圣地组织为代表的非洲恐怖组织,早在数年前就已经宣示向IS效忠,频频发动恐怖袭击,今后其制造恐怖活动的频度和烈度也可能不断加大。

  东南亚是潜在恐怖活动热点地区,该地已有60多个激进组织宣布效忠IS。近年来,印尼、马来西亚和菲律宾极端分子互动频繁。包括阿布沙耶夫、穆特组织在内的十多个菲武装势力已形成松散同盟。他们完全有能力为从中东归来的IS极端分子提供庇护,并为其重组、培训和筹划袭击行动创造条件。

  伊拉克反恐专家希沙姆·哈希米认为,一个社会在民族、教派和思想等方面越和谐,极端组织便越难找到突破口。只要导致极端组织产生的社会经济根源存在、结构性矛盾存在,滋生极端思想的土壤就必然存在。

  回过头看,除了不平等的国际政治经济旧秩序这个恐怖主义产生的基本因素,中东地区激烈的族群和教派冲突也是IS崛起的重要原因。三年来,国际社会在打击IS问题上相对团结、密切协作,成为战胜IS的基本经验。未来,要阻止IS死灰复燃和类似极端组织的壮大,也应坚持这一经验。反之,如果世俗和宗教进一步分裂、中东经济发展困境依然,IS和“基地”组织都有可能重新在该地区卷土重来。对此,国际社会一定要有高度共识,保持警惕,以防悲剧重演。

  随着IS的威胁逐步下降,随之而来的是中东各国间更加激烈的力量角逐:叙利亚内战问题仍未解决,共同剿灭IS的库尔德武装和政府军关系发展并不明朗;在巴沙尔政权式微的今天,中东面临着回到逊尼派和什叶派混战状态的危险。也门正在发生代理人战争,沙特与卡塔尔、土耳其等众多逊尼派国家出于对什叶派的敌视,或明或暗地支持和资助叛乱组织,将中东局势搅成一团烂泥。

  但恐怖组织和伊沙争雄并不是主因,真正主导中东格局的是美俄两国的利益争夺。美国原本希望借反恐之机除掉叙利亚和伊朗这两个眼中钉,孰料伊朗高调军事介入伊叙两国反恐战争,反而借机打造出一个什叶派“反恐三角”,使形势朝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眼见俄罗斯与叙利亚、伊朗、土耳其等国打得火热,美国又去蹚巴以矛盾这潭浑水,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让全世界人民瞠目结舌。

  事实表明,要避免“伊斯兰国”死灰复燃和类似极端组织再次出现,除了要实现不同教派、不同民族间的和解,标本兼治,从根本上清除极端组织生存的土壤,还需要大国肩负起与自身相匹配的责任来。显然,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因此,国际反恐怖之路依然任重道远。(作者是武警部队某部反恐问题专家)

责编:杨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