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义桅:有人盼着中巴经济走廊“黄掉”

2017-12-22 00:22:00 环球时报 王义桅 分享
参与

  越来越多的情形表明,一些舆论对中国崛起、中国发展模式的质疑集中于“一带一路”,而对“一带一路”的质疑又集中于中巴经济走廊。前不久,国外舆论炒作巴沙大坝项目“黄掉”,就是最新例子。

  笔者刚在伊斯兰堡战略研究所访问,恰逢中巴经济走廊远景规划(2017-2030年)发布,对此深有感触。从长计议,建设中巴经济走廊应把握好几对关系:

  一是长期与短期的关系。《规划》指出,中巴经济走廊长期项目展望至2030年,可持续发展是走廊建设成功关键,不同领域要把握好节奏。铁路项目短期着眼于既有铁路线扩能改造,长期关注新建项目,重点是巴基斯坦1号铁路干线。非商业性项目要鼓励私人资本参与,毕竟原有项目几乎全是中国国有企业在干。这是引发质疑的重要原因。

  二是双边与多边的关系。中巴经济走廊是中巴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结晶,中巴命运共同体的经济纽带,已超越双边,具有多边辐射、激励效应。伊朗、阿富汗,甚至英法等西方国家都想参与,但第三方参与的具体实施方案仍有待进一步明确,需两国政府加快研究。

  对印度投资伊朗的恰巴哈尔港口,可能与瓜达尔港存在竞争。巴对此疑虑重重。《规划》指出,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秉承开放包容态度,欢迎国际社会以多种方式为走廊发展提供智力支持,欢迎国际组织、其他国家和国际资本共同参与走廊建设。如何引导走廊对接其他国家的“一带一路”项目,更好实现南亚、中亚区域的互联互通,成为走廊未来建设的重要考验。

  三是经济发展与国家能力建设的关系。西方将巴基斯坦描绘为“失败国家”,金融危机后称巴经济走向崩溃,自然不看好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借助各种机会唱衰。有舆论称中巴经济走廊是谢里夫工程,现因贪腐下台,新政府明年组成后走廊建设可能由军方主导。这当然是西方偏见。巴中央与地方矛盾,部落与利益集团矛盾,腐败、地方保护主义、土地私有等问题看起来制约了走廊建设,但走廊建设也在补这些短板。

  四是经济风险与安全风险的关系。经济发展从根子上消除贫困与冲突的恶性循环,但建设过程中又面临着巨大安全风险。应考虑如何克服“鸡生蛋、蛋生鸡”的矛盾。建立投融资保障、风险评估有效机制,创造“有为政府-有效市场”的双轮驱动。

  中巴经济走廊中方投资187亿美元,到2030年全部项目结束前还要融资,引进国际金融市场发达国家资金十分必要。国际舆论炒作融资给当地制造债务危机,而国内也有唱衰什么投资打水漂啦,安全风险过高啦等,甚至有“新五胡乱华”的声调。因此,处理好经济风险与安全风险关系至关重要。

  五是虚与实的关系。中巴经济走廊的“实”主要体现在“四个支柱”:能源、基础设施、港口和开发区;“虚”则体现在五大效应:一是中巴合作示范效应:激励更多国家学习中国模式;二是产业转移效应,实现亚洲崛起第三波;三是南北平衡效应:连接欧亚大陆与印度洋,实现“一带”与“一路”交汇和南北大平衡,实现地缘政治-地缘经济-地缘文明逻辑转移;四是大南亚区域合作效应:通过中巴阿、中巴印等三方面合作,实现中巴经济走廊溢出效应,服务于发展-安全-治理三位一体的大南亚区域合作,在此基础上吸引英国等域外国家参与,形成国际合作示范;五是全球治理效应,尤其是中阿巴务实合作,解决贫困-部落暴力-恐怖恶性循环的局面。

  尤其要注意的是,应准确定位中巴经济走廊,不能什么都扯上走廊建设。比如把一对青年夫妇在巴传播基督教被害说成是走廊建设风险。再比如,巴沙大坝恰如长江三峡大坝,建设成本高,巴国内对建设是否符合经济利益有不同认识,本来就没有被放在走廊项目里,不应成为外界炒作噱头。

  要多强调走廊的地缘经济、地缘文明而非地缘政治效应。不能被一些人牵着鼻子走,跟风炒作所谓“规则改变者”。巴基斯坦尽管是中国的“铁哥们”,但沙特、英国的影响不容低估,前者给巴基斯坦大量能源、金融支持,与巴同属逊尼派;后者殖民该地区多年,对巴精英阶层意识形态有影响。除此之外,印度的影响也不可小觑。应探索出中巴经济走廊建设不牺牲或少牺牲印度利益的做法,多边参与、共同担责的机制。(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