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一凡:中美博弈是“变和”而非“零和”

2017-12-27 01:12:00 环球时报 丁一凡 分享
参与

  随着最近美国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出笼,人们发现美国把中国当作战略对手来评论的次数比前几次报告多了一些。而且,此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也使用了中国是“修正主义大国”的形容词,表示中国会致力于修改现有的国际秩序。于是,中美关系未来有可能掉进“修昔底德陷阱”的说法再度甚嚣尘上。

  其实,用修昔底德陷阱来形容当今的中美关系,这本身就是对历史的一种误读。

  修昔底德是古希腊时期的历史学家,记录了公元前431年到前404年间,希腊城邦之间打的一场长时间的“伯罗奔尼撒战争”。虽然修昔底德用了恐惧一词来形容斯巴达率领的伯罗奔尼撒同盟对以雅典为首的提洛同盟崛起时的困惑,但真正导致这两个同盟之间开打一场长期战争的原因还是利益之争,绝非仅仅是心理上的恐惧。从公元前492年到前449年,波斯帝国对希腊诸城邦发动了三次进攻,几次差点让雅典等城邦沦陷,但最终希腊城邦打败了波斯人的侵略,赢得了波希战争。战争中,雅典是盟主,对其他城邦是收税的。为了战争,其他城邦也没什么可说。但战争结束后,雅典尝到了甜头,仍要继续对其他城邦征税,这就构成了一种帝国行为,引起了其他城邦的反抗。小城叙拉古拒绝向雅典交税,雅典就发起了进攻。作为盟主,斯巴达率领其他伯罗奔尼撒半岛的城邦与雅典展开了一场大战。战争以雅典的失败而告终。可见,在雅典与斯巴达之间有一种零和博弈(zero sum game)。雅典若继续下去,从别的城邦处征税,斯巴达就损失了。所以,斯巴达不惜与雅典决一死战。

  后来,国际关系界的一家理论家又用这个典故形容德国崛起时,德国与英国的关系。他们认为,1871年德国统一后迅速崛起,引起了英国的恐惧,于是便处处给德国设置障碍,最终让德国忍无可忍,发动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于是,他们把这种情景形容为另一例“修昔底德陷阱”的近代版。其实,德国崛起时,已是欧洲列强用殖民主义征服世界的后期。不仅欧洲,全球都已经被英国与法国瓜分成不同的殖民地和势力范围了。德国觉得发展空间不够,便要与英法争夺“生存空间”。德国与英国、法国又展开了一场零和博弈,只有到英法已经瓜分完的殖民地去争夺,才可能获得新的发展空间。而英法不愿意失去既得利益,大家只能兵戎相见了。

  冷战时期的美苏关系有时也被冠以另一种“修昔底德陷阱”的帽子。虽然冷战的铁幕很早就被拉了下来,但美国联合其他西方国家大幅围堵苏联还是从苏联发射了第一颗人造卫星后。这时候,苏联的崛起引起了美国的恐惧,美国开始从各方面遏制苏联,直到古巴导弹危机,冷战差一点儿就演变成了核大战。美苏也想把世界瓜分为它们两个的势力范围,所以是两极世界,两者之间的关系也只能是零和博弈。美国只能到苏联的势力范围内去扩大影响,而苏联则也必须要美国的势力范围内去寻找机会。

  然而,历史也有其他大国崛起而没有引起“守成大国”与其发生大规模冲突与对抗的例子,美国的崛起就是这样。美国原是英国的殖民地,所以美国独立、崛起后,按照修昔底德陷阱的逻辑,也会引起英国的恐惧,也会引起英国和其他欧洲列强对它的围堵,最终也应该导致它们之间的大战。但美国崛起后,除了“柿子捡软的捏”,打了衰败的西班牙帝国一顿,抢了一些领土外,并没有去与英国与法国争殖民地,而是选择了另一种办法,用开放市场,自由贸易的办法去争取与其他欧洲列强共谋发展。这就创造出一种“变和博弈”(variable sum game)逻辑,美国本身的市场给英法等提供了巨大的发展机遇,无论是投资还是贸易,英国、法国都能从美国那儿得到更多的好处。反过来,美国还给英国和法国提供投资和必需的产品。在变和博弈中,博弈各方的利益不是固定不变的,所以对抗、冲突就失去了基础。相反,合作才能获得更大利益。

  中国的崛起也是一种变和博弈的过程,因为中国不与美国及其他发达国家的大国争夺利益,不去抢夺什么地盘,而是在世界自由贸易的框架内,快速发展了起来。从20世纪60年代与苏联交恶后,中国就不再与任何国家结盟,所以不会让其他国家感到威胁。中国的迅速发展不仅给其他国家提供了出口市场和投资市场,中国资本还投资美国、欧洲,给它们创造了就业机会和发展动力。最近一些年来,美国那些知名的大企业在中国市场上赚的钱远超它们的美国市场。这不是典型的变和博弈是什么?在这种背景下,某些美国的战略家声称,“中国的双赢就是中国赢了一回,又赢了一回”。这不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又能是什么?

  其实,在变和博弈中,中国与美国的关系更应该用竞合(Comperation)一词来形容,它是由竞争(Competition)和合作(Cooperation)两个词组合而成。中美在科技发展上,在经济增长上,都有一种竞争的意思,但是一种和平的竞争。而在全球和地区问题上,中美既有许多国际合作,也有许多共同利益,未来会有更多的合作。其实,中美在全球市场上的竞争未必不是好事。为什么中国与美国都把发展市场经济当作自己发展的形式?那就是因为,市场会带来竞争,而竞争是促进企业提高效益、不断创新的机制。中美之间有一定程度的竞争,会激发两国不断创新、提高效益的积极性,会进一步推动科技进步,为人类的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重要的是,我们需要认清这种变和博弈背后的逻辑,知道如何控制我们的这种和平竞争,不使它变成对抗与冲突的理由。 (作者是北京外国语大学亿阳讲席教授)

责编:杨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