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晓明:用精神文明驾驭科技进步

2018-01-12 00:25:00 环球时报 郭晓明 分享
参与

  今天的世界,正站在工业革命4.0的关口。新一轮科技革命以物联网和人工智能为技术突破口,将全面改变人类社会的面貌。如果我们自身的欲望、道德和担当不顺应历史潮流而演变,这些新技术发明对社会的冲击有可能是破坏性的。

  2008年的全球金融海啸,是信息革命解放的生产力带来的全球性危机。信息技术带来产业链的深刻变化,社会文化也随之发生深刻改变。旧的经济秩序和政治秩序难以适应新的生产力水平,引发全球性激烈矛盾。对于中东难民而言,互联网是“阿拉伯之春”的导火索,信息革命就是破坏性的发明。

  几百万年以来,物竞天择的生物演化赋予我们食欲旺盛的基因。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物质文明进步突飞猛进,但与人均寿命预期提高并不成比例,主要原因之一是“三高”等“富贵病”。我们的基因没有为物质丰富的生活环境准备好。基因本能需要储备多余能量以备灾年,而今这种多余的能量储备损害了我们的身体健康。同样,人对财产的拥有欲望也是以备世事沉浮之需的文化,在社会保障体系不断完善的今天,这种多余的财产拥有欲也会产生副作用,成为滋生社会犯罪的土壤。

  现代西方,以个人自由标榜物质生活成为政治正确。商业广告以性暗示推销产品成效最高,青少年初次性生活年龄下降,同性恋社会运动在西方成为政治运动。

  面对复杂的社会危机,西方的意识形态认为提倡精神文化生活是东方专制社会的“恶行”。政客和政府不是解决精神生活的匮乏问题,而是缓解物质滥用的危害性。对于早恋,他们提前进行性教育,避免青少年不成熟的性行为导致性病的传染和避孕措施。对于毒品泛滥,他们不是提倡健康的精神文化生活,而是实行大麻合法化,提供免费安全卫生的针头以防止艾滋病传染,因为这些早恋和吸毒符合资产阶级个人自由的意识形态。

  这样的思潮必将酝酿更深层次的危机。我们正面临一个技术进步突飞猛进的时代,这个时代给人类物质文明带来辉煌,个人充分发展、个人自我实现的物质基础日益具备。但仅有这个物质基础还不够,我们要有精神文明建设,让人有一个强壮的精神自我,能够理性判断日新月异的物质文明进步,才能避免技术进步成为毁灭性发明,让个人和社会顺应技术进步的潮流,节制无益欲望,演变道德观念。(作者是科技与战略风云学会研究员)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