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宗:“白人至上”已成美国的“暴力毒丸”

2018-01-19 00:21:00 环球时报 张文宗 分享
参与

  设在美国的“反诽谤联盟”1月17日发表报告称,2017年被国内极端主义者杀害的有34人,少于2015年的69人和2016年的71人,但白人至上主义者去年犯下的谋杀案件数量是2016年的两倍以上。这引起了美国国内及国际舆论关注。

  实际上,过去近十年来,白人至上主义者是美国极端主义暴力犯罪的罪魁祸首。从2008年到2017年,死于美国国内极端主义暴力的共387人,其中71%是右翼极端组织和个人所为。

  美国白人至上主义者制造的暴力事件和其他任何暴力事件一样,骇人听闻。去年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骚乱中,白人新纳粹分子驾车冲撞自由派游行队伍,导致1人死亡,数十人受伤。类似暴力事件的死亡人数占美国每年暴力凶杀受害者的比例极小,但它是美国种族关系的“风向标”和极端主义意识形态的“温度计”,具有重要的政治和社会意涵。也正因为如此,它一直受到美国联邦调查局、反诽谤联盟等机构和团体的高度重视。

  由3K党、新纳粹分子、白人至上主义者等形形色色的仇恨团体制造的暴力事件,是“白人愤怒”的极端例子。在这些事件背后,更需要引起重视的是他们在政治和社会上的活跃度。例如,被称为“联合右翼”的白人至上主义者约五六百人,分布在美国35个州,在得克萨斯、弗吉尼亚等州人数相对较多。这些人长期处在社会边缘,被人唾弃,但近年在美国政治和社会变化的大背景下日渐活跃。夏洛茨维尔骚乱中,这些人高举火把、高呼口号,公开制造暴力事件,举世哗然。除公开活动的外,还有数量庞大的白人至上主义者通过网络,尤其是暗网进行联络,从事交流信息、募集资金、联络感情、协调立场等活动。

  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活跃,一方面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出格言行有一定关系,不管其动机如何,客观上起到了刺激或“激励”白人至上主义者的作用;另一方面,美国政治中迅速崛起的“另类右翼”也难辞其咎。在美国政治光谱中,传统的、温和的保守派是中间偏右,白人至上主义者属于极右,而“另类右翼”则介于传统保守派和极右之间。特朗普的前首席战略师班农是“另类右翼”的代表。

  “班农们”既反对自由派,又反对传统保守派。“另类右翼”强调维护白人的经济、政治和社会文化地位,不认可少数种族和族群有权获得和白人一样的权利和地位,对美国白人人口比例持续缩小的趋势深感不安。“另类右翼”大多是白人民族主义者。如果说白人至上主义者是要在一个多种族共存的社会里“捍卫”白人的主导地位,白人民族主义者则主张实行种族隔离,分而治之,最终建立一个由纯种白人组成的单一种族社会。

  在当今美国,社会和文化早已高度多元化,不管是白人民族主义者还是白人至上主义者,他们的目标都是无法实现的。但白人的认同政治反过来将刺激少数族群的认同政治,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暴力行为,也会挑起和加剧极端穆斯林和黑人极端主义者的暴力。任何极端思想和极端势力,不仅影响美国的种族关系,对美国的民族团结和国家凝聚力都是威胁。(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政治研究室主任)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