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明:马杜罗政府缘何“晃而不倒”

2018-02-01 00:20:00 环球时报 王友明 分享
参与

  “中拉论坛”第二届部长级会议刚刚落下帷幕,成果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论坛主要推动国委内瑞拉的局势照例成为西方媒体的热门话题.

  应该说,查韦斯去世后,总统马杜罗似乎没过几天安稳日子。反对派联盟一直不遗余力地“倒马”。马杜罗为架空反对派控制的“全代会”,创立执政党把控的“制宪大会”,此举引起地区大国以及地区重要区域组织一致反对,更引起美国特朗普政府的强烈反弹。内忧外患下,作为拉美左翼“领头羊”,委政权一度堪忧。一些学者甚至担忧马杜罗政府在地区“右进”风潮中能否支撑至2018 年总统大选。

  然而,2017年10月的地方州市大选,迎来了朝野攻防互换的转折点。饱受内外诟病的执政党“统社党”获得压倒性胜利,赢得全国18个州长席位,反对派仅获5个席位,其中4个已经向“制宪大会”宣誓就职。在随后的市长选举中,执政党同样大获全胜。反对派的惨败表明,多年来委朝野缠斗初见分晓,马杜罗左翼政府“晃而不倒”成为当前乃至今后一两年委内瑞拉的基本政治生态。

  此前,地区政界、学界人士普遍看好委反对派,认为其必能续推地区右转风潮,但意外遭遇“滑铁卢”。显然,反对派“变天”的能力明显被高估,同样,“公交司机”出身的马杜罗“救火”能力也被低估。反对派的失败看似偶然,实质有其必然因素。

  首先,反对派内讧严重,难聚合力。关于如何推倒左翼政府,反对派联盟内部激进派、温和派各持己见,各方始终未能达成共识。

  其次,反对派在“全代会”选举失败后,未向支持者兑现承诺。尤令支持者寒心的是,反对派一面组织街头抗议活动,一面私下与政府谈判媾和。支持者感到被反对派出卖,愤而弃之。

  第三,特朗普力挺反对派,却帮了“倒忙”。反对派支持者虽对政府多有不满,但特朗普“不排除武力选项解决委问题”的言论,在委国内引起轩然大波,触碰了委各界民众的自尊“红线”。委民众认为,委自己的问题自己办,外力干涉委内政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

  第四,反对派并未撼动马杜罗的民意根基。马杜罗的确失去了部分拥趸,但其“大住房计划”等福利倾向政策也笼络了部分中下层民众的心。

  最后,反对派未能成功策反国家专政力量也是不可或缺的因素。马杜罗牢控军队、政法、宪法等核心部门,反对派无从下手,唯有频频发动街头运动以实现“倒马”,然而收效甚微,委民众逐渐反感无休止的街头抗议活动,希望朝野通过对话解决纷争。

  委左翼政府多年来跌跌撞撞、危机四伏表明,单一资源经济难以为继,实行多元经济发展虽然困难重重却是势在必行之举。右翼多年“倒马”不成也表明,其“私有化、自由化、市场化”的新自由主义主张不符合委中下层民众占主体的国情。左中有右,右中有左的“中间路线”或许是破局之道。(作者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发展中国家所所长,研究员)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