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方银:美派哈里斯出使澳洲意欲何为

2018-02-11 00:34:00 环球时报 周方银 分享
参与

  经过16个多月的空缺,美国特朗普政府近日任命美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日裔海军上将哈里斯为驻澳大利亚大使。哈里斯以其在南海问题上对中国的强硬态度著称,他担任美驻澳大使,将对美澳合作的未来方向产生影响。

  澳大利亚长期以来是美同盟体系中的“模范”国家。在美国与西方国家的同盟关系中,英美特殊关系在逐渐淡化,法德与美国出现一定程度的离心离德。相比之下,澳大利亚对澳美同盟关系的坚定立场颇为突出,这对美国来说也显得更为难得。在中国崛起、印太地区在美战略格局中的重要性持续上升的态势下,澳大利亚所具有的地缘政治意义也进一步凸显。努力发挥好澳大利亚的积极作用,对美国外交及安全战略来说,无疑颇为重要。

  此前,哈里斯明确表达了对美澳同盟的重视,认为美澳同盟是维持安全、繁荣与和平的强大力量,对美国和澳大利亚,对印度洋—亚洲—太平洋地区都很重要。加上哈里斯所具有的鹰派军人色彩,以及其日裔美国人背景,他的走马上任可能在强化美、澳、日三方军事安全合作发挥推动作用,并可能使澳大利亚政府更多受到美国方面鹰派观点的影响。

  在国际秩序和地区体系可能发生具有根本重要性的权力转移的背景下,澳大利亚积极支持美国在本地区发挥领导作用,担心美国把注意力集中于内部事务,甚至进行一定的战略收缩。过去两年来,澳在南海问题上积极发声,积极推动印太战略和美日澳印安全合作,一个很重要的考虑,是想努力把美国留在这个地区,避免美国与中国在背后达成妥协和交易。

  哈里斯的任命对澳美关系的未来发展具有方向性的含义,它在某种程度上说明澳大利亚的这一努力成功了。从哈里斯一贯的行为方式和价值观念来看,他未来很有可能会鼓动澳大利亚进一步加强军力建设、加强与美国的军事安全合作,并对中国采取较为强硬的“制衡”政策。

  值得注意的另一面是,对澳大利亚来说,它一方面要避免在任何情况下被美国抛弃的前景,同时也要避免自己的政策立场被美国绑定和主导,从而卷入对其不利的地区冲突。不管怎么说,东亚地区其实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真正在安全上对澳构成现实威胁。客观上,地区秩序转型中的不确定性虽然存在,但其程度和影响明显被夸大了。在这种情况下,澳大利亚政府把对外政策的重点放在安全议题,而不是经济合作和经济增长上,不一定是明智的选择。

  此番哈里斯被任命为驻澳大使,显示美国对澳大利亚既重视又不重视的心态。重视的方面在于哈里斯所具有的身份地位和影响力,不重视的方面在于,美国可以容忍驻澳大使一职近一年半的空缺而无动于衷。这其实显示了美国既要利用澳大利亚,又对澳大利亚不太尊重的政治态度。这背后体现的,则是美澳关系高度的不对称性。对澳大利亚来说,是有滋有味地继续长期做美国乖巧听话的小伙伴,还是追求更为独立和自主的对外政策,其实是一个颇值得反思的问题。(作者是广东国际战略研究院教授)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