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海:用智能化应对网络空间战

2018-02-12 00:23:00 环球时报 李明海 分享
参与

  美国接连在《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与《国防战略报告》中,将自己“描绘”成网络攻击的被侵害对象,借此来提升网络战能力和网络战体系的建设。其真实目的是想让自己的网络空间作战能力进一步甩开其他国家,我们对此应保持高度警惕。

  事实上,美国根本就不是网络攻击和网络战能力中的弱者。它是网络战的始作俑者,拥有最强的网络战能力。美国对网络攻击和网络战能力的重视,直接反映出未来美军联合作战的基本形态的重大变化。从网络中心战、数据中心战到知识中心战,是历史的必然逻辑。正像2016年《美军联合作战中的“跨域协同”》计划手册中提到的,“跨域协同最大的挑战在于能够吸收多领域专业人才及其经验知识,并使其融入到计划制订与作战之中”。知识中心战将是孙子所提出的“知己知彼”极致表现。而这完全在于美军是否能够占领网络空间。

  当今世界,军事大国全力争夺人工智能技术这一未来战场“新制高点”,美军则是“智能化战争”的领跑者。而人工智能则已成为巩固其全球霸主地位的一个重要筹码,美国“第三次抵消战略”就是利用人工智能等“颠覆性”技术嵌入到国防部的作战网络中,使美国的传统威慑能力登上一个新的台阶,创设下一场战争的制胜规则。

  面对这种态势,我军不仅要着眼新一代信息技术发展,更要放眼人工智能等“颠覆性”技术发展,谋求“弯道超车”。人工智能突破性的发展必将对信息化战争形态产生“颠覆性”影响。对军队而言,如果不能正确预判军事科技的突破方向、把握战争形态变化,不仅会导致“技术代差”,更会导致核心能力和国家安全的危机。军队应从人工智能的思想认知域与行动控制域的双重维度,实现智能技术对信息化、机械化的重大突破。

  一是智能化决策指挥。战略战役决策和指挥控制方式的态势感知、仿真模拟、人机交互、对抗推演、智能化程度,对于提升指挥决策效能、克服人性的困扰和弱点具有不可替代的优势,将会改变传统的指挥决策模式。

  二是智能化作战方式。从搜索发现、威胁评估到锁定摧毁,效果评估实现无人化。从以思想、心理为打控目标,用智能化方式手段,进行“文化冷战”和“政治转基因”等思想控制和精神“软打击”的作战行动。将会使未来战争形态产生革命性变化。

  三是智能化军事装备。人工智能技术、无人化武器将人与机器深度融合,让机器的精准和人类的创造性完美融为一体,用机器的速度和力量让人类提升认知速度和精度并做出最佳判断、决策和行动。(作者是国防大学战争与危机应对训练中心副主任)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