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静:铲除村霸,振兴乡村

2018-02-28 01:00:00 环球时报 欧阳静 分享
参与

  不久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先后下发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其中强调要严厉打击“村霸恶霸”、宗族恶势力、“保护伞”以及“软暴力”等犯罪,这对于即将展开的乡村振兴战略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从现实看,铲除村霸恶霸就是清除乡村振兴道路上的绊脚石。

  目前活跃于乡村社会的村霸恶霸大致源于以下两类情况:第一类是下乡侵占各类资源的“混混”。我们在江西、湖南等地调研时发现,一些乡村公共资源,如水库、山场、石料场、屠宰场、林木资源,鲜活农产品的收购、公共交易场所,乡村客运路线等等,均被当地“混混”垄断占有。我们在江西H镇调研时发现该镇猪肉、米粉价格每斤比其他乡镇贵0.5元。据说这是“混混”垄断屠宰场、强行“入股”米粉行业的结果。此外,取消农业税后,随着大量国家项目资源输入乡村,诸如通村公路建设、农业综合开发、安全饮水工程等等,都有“混混”介入其中的身影。

  以我们调研得知的一个外号叫“猛汉”的恶霸为例。他吸过毒、坐过牢,后南下沿海城市混江湖,有所发迹。2012年“猛汉”成为县政府“招商引资”的对象,身份转变为回乡创业的“企业家”。回乡后,“猛汉”除承包一些乡村建设项目外,还下乡“圈地”建别墅。由于与个别县乡领导是“兄弟”,其占地1000多平方米的别墅获得县乡土管部门的正式批文。“猛汉”还将一些村集体土地、村小学买下,获得建房审批、铺好地基后又高价转手卖给邻村村民建房。受访的村民说,“猛汉”铺建房子地基时总会带几十名小兄弟,并且拿着刀说,谁反对就砍谁。

  第二类村霸恶霸源于一些具有“混混”背景的村干部。我们在D县一个城郊村调研时,发现该村村委会主任杨某开着一辆价值300多万的法拉利跑车。杨某曾进出牢狱数次,8年前因垄断一条客输路线积累一些资金,后又开了几家电玩城,2012年初当选为村主任。据当地村民说,杨某竞选村委会主任时,每个投票箱都有其小弟“把守”,村民因此不敢不选杨某。

  村霸恶霸的危害是多方面的,其中最为深远的影响是形成集权力、暴力与资本的“分利联盟”,共谋侵蚀乡村社会资源,最终损害基层政府公信力和基层治理能力。

  2018年中央1号文件对如何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进行了具体部署,其中要求“必须创新乡村治理体系”, “走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善治之路”。铲除村霸恶霸的意义在于重塑基层政府治理逻辑,构建自治、德治和法治相融合的新型乡村治理体系。而加强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是创新乡村治理体系,实现 “三治”融合的关键要素。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不仅能有效地融合自治、法治和德治的各类人力、经济和文化资源,而且能发挥党组织作为战斗堡垒的引领作用,促进“三治”融合。所以,以党组织为核心的农村基层组织建设是优化乡村治理环境,实现“三治”融合治理体系的主体和组织基础。(作者是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江西财经大学财税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

责编:杨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