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燕生:中美贸易,该讨论公平对待中国

2018-03-02 00:52:00 环球时报 张燕生 分享
参与

  刚刚公布的特朗普任内首份贸易政策报告,被媒体称为“贸易战计划”,其中对华贸易政策表述尤为强硬,称将“采取一切可能的贸易措施”来向中国施压。在美方调门持续升高的情况下,应如何澄清中美贸易不平衡的成因,缓解中美贸易摩擦?

  应当看到,贸易不平衡是全球化的产物。中国对美贸易顺差,是包括美、日、欧盟及其他经济体在华投资在内对美贸易顺差的总和,全球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国贸易顺差在其中很难理得清楚。

  发端于上世纪90年代的IT革命带来了全球供应链管理和综合物联革命。一个产品可以在全世界不同地方完成,哪一种要素跨界流动最困难,就在哪里完成最后的加工组装环节。农民工、土地、环境容量是最难跨界流动的要素,哪有农民工,国际资本在哪里降落。过去30年,中国吸引了2.77亿农民工进入到产业,他们组装完成的产品最后被算作中国制造、中国出口、中国顺差,但据一些学者对苹果手机价值链的分析,其对中国的增加值贡献所占比例很小。从这个角度说,表面上看是中国对美贸易顺差,实质是全球化对美顺差。

  中国对美贸易顺差计算中存在很多统计、标准方面的问题。按照传统贸易统计方法,不管真正的主体是谁,凡是在中国生产一年以上的企业对美贸易都算作中国产品出口。但如果按所有权计算,即企业或股权中间哪国占比重最大,美国的贸易顺差全球第一。

  中美贸易不平衡由两国贸易结构和经济结构差异所决定。中国正处于工业化发展阶段,货物贸易的生产和出口比重大,而美国已进入知识经济和服务经济阶段,其货物贸易存在逆差是完全正常的。

  考虑到美国对华高新技术产品的种种限制,减少对美贸易顺差的主要途径是增加对美农产品、天然气和石油的进口。我经常问美国朋友,难道美国仅仅是农业国和初级产品出口国吗?坐拥世界上最先进的高科技企业,美国要素禀赋的优秀方面——高新技术产品对华出口的优势在什么地方?美国人常常将人权挂在嘴边,如果中国为缓和美方压力持续扩大农产品进口,让200万美国农民受惠,那五六亿中国农民的生计怎么办,中国社会的安全与稳定怎么办?

  美国人解释说,限制对华出口高新技术产品,是因为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没做好。但有经济学家研究发现,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越努力,美国出口到中国的高新技术产品越少。这一负相关关系,有非经济学因素在干扰。

  美国学界对此心知肚明,但核心问题还是利益。加息、减税和再工业化是特朗普政府国内经济政策的重点,所有这些改革的收益十年后发生,成本谁来买单?日本为上世纪80年代里根政府的减税改革成本买了单。但美国不要指望中国成为另一个日本。中国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30%,这个角色美国替代不了。

  要合作不要对抗,要对话不要打贸易战,是中美经贸关系的大局。缓解中美贸易摩擦,最有效的方式是多层次的对话和沟通交流。

  听证会是美国决策过程中的必要环节。我观察一些贸易听证会后发现,由于没有中国学界和企业参与,导致很多问题因误会、信息有限或者既得利益操纵而产生。中美贸易问题上“只有一种声音”的状态,让中国始终没有办法辩护。我们需要多做美国地方政府、企业、学界和商会的工作,培养一些为中国说公道话的声音。

  我们要清楚地告诉美国,扩大进口是中国重要的战略性变化。在保护主义甚嚣尘上的氛围中,美国一方面抱怨贸易不平衡,一方面对华出口采取诸多限制,因此真正应该被讨论的是怎么公平对待中国的问题。(作者是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经济学家)

责编:杨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