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援:咱军费凭啥要看别国脸色

2018-03-08 00:20:00 环球时报 罗援 分享
参与

  近日,《华盛顿邮报》记者就“两会”期间我国公布的国防预算对我进行专访。她问我,“今年中国的军费比去年增加8.1%,是近三年的最高值,对此你有什么看法?”我对她讲,“采访之前,请您先做一下功课,咱们再开始对话,好吗?请先查查美国今年的军费,世界主要国家军费占GDP的比值,世界主要国家的国民平均军费、军人平均军费以及中国历年来军费增加的平均值,这样咱们才有对话的基础。”对方在做了一番准备后,我们开始了对话。

  我说,每到“两会”期间,中国的国防预算都会成为一个媒体炒作的热点。这个问题已经不是一个专业技术分析的问题,而是变成了一个政治陷阱。一些人总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中国,不管我们的军力怎么发展,我们军费增幅是多是少,或我们怎么解释,都要给中国戴上“军事威胁论”的帽子。

  我们今年的军费预算是11069.51亿元人民币,相当于1748.27亿美元,比去年增长8.1%,在近三年是最高的。但自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军费的年平均增长率是12.43%,基本与财政收入保持了同步增长。现在,不少西方媒体对我们今年的增幅提出质疑。对此,人大新闻发言人已经做出解释,原因一个是为弥补以前我们的经费投入不足,做补偿性的追加,另外是要提高我们军人的福利待遇,改善军队的装备和一些设施。但西方媒体仍然不信,认为这是外交辞令,是套话。

  那么好吧,作为一个军方学者,我来谈谈个人的解读。

  军费安排是一个主权国家的内政,凭什么要征得别国同意,凭什么要看别国脸色行事?别的国家增加军费跟我们商量过吗?我觉得军费的问题,同我们的国防需求和国防能力密切相关。现在我们国家综合国力整体提升了,GDP已上升为世界第二,国防支出也要和我们的大国地位和承担的任务相匹配。一个大国的成长,骨骼和肌肉要同时增长,不能光长骨头不长肌肉。

  随着中国国力增长,国际社会要求我们承担更多国际义务,提供更多国际公共产品。而国际义务的增加必须以财力做支撑,从这个意义上说,增加国防支出就是中国提供的一项国际公共产品。

  同时,近年来我们还面临一些现实安全威胁,比如美国最近公布几个安全评估报告,使我们面临“两个上升”和“两个下降”的威胁。“两个上升”,就是美国把中国由“潜在威胁”提升为“现实威胁”,由“次要威胁”提升为“主要威胁”;“两个下降”,就是美国降低核战争门槛,降低了高技术常规战争门槛。面对这两升两降,难道我们能够笑脸相迎吗?美国天天在我们家门口炫耀武力,难道我们能够采取“鸵鸟政策”吗?美国2018财年军费预算已达7000多亿美元,我们才1700多亿,只占美国军费的25%,怎么能说是中国构成威胁?

  世界主要大国国防支出占GDP的比值一般在2%-5%之间,美国基本在4%左右,俄罗斯在4%-5%之间,中国不超过1.5%。这点军费,摊到13亿多人头上,每人也才134.48美元,平均到200万军人头上,每个军人才87413.5美元。这些数值在世界上都属于低水平。

  现在一些国家几乎天天处于战争状态,而中国已经30年没有对外动一枪一弹了,何来威胁之有?世界上有几百万难民,有哪一个是中国给打出来的?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中,是谁派出的维和部队人数最多?所有事实都证明,中国是一支和平的力量,中国军费越多,维护世界和平和地区稳定的力量就越大。

  所以对中国的军费投入,国际上不应感到突兀纠结,而应为世界和平力量的增长点赞。在大国的力量角逐中,如果中国军费能够达到一个可观的份额,世界和平与战乱的天平将更加倾向于和平,中国将为世界和平做出更大贡献。(作者是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