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翔:中国应对美国进逼的两大根基

2018-03-15 00:21 环球时报 万翔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的突然“下课”无疑是特朗普与美国共和党建制派新一轮博弈的信号,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无论在经济还是在政治上,都表现出对华更加强硬的姿态。可以说特朗普继续着他与过去美国领导人不同的施政方针。那么,这位由“商业大亨”转型而来的总统,究竟要将美国引向何方?

  特朗普当选以来,新自由主义在全世界范围内遭到了重大挫折。曾将新自由主义奉为圭臬的国际垄断资本,在经历了2016年短暂的失焦之后,又找到了新的“领路人”。

  早在竞选时期,特朗普的口号“美国优先”、“让美国再次伟大”就紧扣美国制造业趋于颓唐和在世界市场上份额下降的现实。把“美国人民”挂在嘴上,获取了为科技革命遗忘的产业工人群体的支持。特朗普在美国企业参与世界市场的议题上,对内大规模减税,对外举起保护主义的大棒,努力促进美国对外贸易增长和海外赴美投资。工商业财团已然成为特朗普的后盾。上任一年多来,尽管与政治精英和党内建制派还有不少“不同调”,但特朗普却因经济贡献稳住了“基本盘”。左手大工业,右手世界市场,特朗普的“组合拳”看似有了立竿见影的效果。

  军事上,特朗普政府在《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提出“全面对抗中俄”的新战略,把军费扩张到历史新高。在特朗普治下,美国这一军工-金融复合体,结束了由职业政客控制全局的时代。商业利益凌驾于政客权谋。可以预见,美国或许将更少、更精准地使用武力,更多、更复杂地控制世界市场特别是金融市场。工业资本和控制全球市场的商业资本将进一步结合,把“金融帝国”的统治发挥到极致。

  那么,中国该如何应对?

  回顾近现代世界历史,发展工业产能,扩大世界市场份额,是颠扑不破的两个原则。以苏联东欧为代表的快速工业化历程说明了这一点,新中国的历史更是后进国家工业化的成功范例。中国积极参与国际工业标准制定,完成产业升级,取得技术密集型产业的优势,就能够冲破发达国家的技术限制。并且,在高精尖技术上实现突破、弯道超车。

  在世界市场方面,西方国家与中国则是各显神通,分别提出了自己的方案。日本、澳大利亚等国推动的“改版TPP”,是在美国、欧盟逐步形成自己国际金融市场和贸易一体化区域之后的自保行为。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强调基础设施建设和能源投资,是结合中国工业、贸易、投资和人力资源优势量身打造的枢纽性经济合作计划。

  中国在“一带一路”中发挥枢纽作用,结合了双边和多边经济合作的特点。既不同于欧盟的几大国,也不同于北美自由贸易区中的美国,中国与“一带一路”各国之间的经济合作自由度很大,各国与中国之间,各国相互间的优势互补明显,不存在欧盟“新老欧洲”之间的竞争,或者美国和墨西哥在移民、有组织犯罪等方面的紧张关系。“一带一路”正是中国打破西方垄断资本主宰世界的核心举措。

  二战后国际垄断资本通过美国和国际政治缓冲机制操纵全球的局面,随着特朗普政策的执行而宣告结束了。可以预见,随着美国新的劳资冲突进一步酝酿,原有政治缓冲机制的缺位,将带来全球资本主义新的危机。而中国只要坚定不移地走社会主义道路,必将风景这边独好。(作者是西安交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师)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