笪志刚:不能小看日本对“印太战略”的韧劲

2018-03-26 00:22 环球时报 笪志刚

  日本对印度洋沿岸国家越来越用心了。今年年初,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先后到访巴基斯坦、斯里兰卡、马尔代夫,积极介绍“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本月中旬,首相安倍又在东京接待斯里兰卡总统西里塞纳,承诺向斯里兰卡提供贷款,还将在港湾及道路基础设施建设、海洋安全保障等方面提供支持。日本如此重视斯里兰卡等国,不仅凸显了这些国家作为印度洋海上交通要冲的地缘重要性,还使日本苦心打造和力推“印太战略”的战略经营意图再次浮现水面。

  美国总统特朗普去年访日时,作为总统首次公开提及“印太”概念。很多人认为,这实际上帮日本兜售了2016年安倍在肯尼亚提出的“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

  当时日本提出的理念,是将连接亚非的这条海上通道建成“发展与繁荣的大动脉”,表示将加大对非投资,不断发展与非洲、南亚次大陆的印度、斯里兰卡、马尔代夫等的新型关系,巩固与东南亚的印尼、菲律宾、越南等国的传统关系。现在特朗普也提这一概念,日本当然乐见“印太战略”经由美国总统之口得到政治、外交和地缘的瞬间放大效应。美日联手推动,对于日本调动多年积淀的资源、实现战略利益最大化具有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日本青睐“印太战略”并非心血来潮,既有基于地缘战略、多边外交和扩大经贸等多元因素的战略考量,也从行动上外交加援助,不计成本地扩大投入。从地缘战略角度,印太地区涵盖世界最具发展规模、机遇、活力和潜力的东北亚、东南亚、南亚地区,拥有马六甲海峡、波斯湾等全球战略咽喉,也是连接战略资源和大宗资源富集的中东和非洲的必经之路。日本90%以上的石油等资源途经该区域,确保安全和航行自由、争夺印太的安全利益以及扩大地缘影响力,牵制中国通过推进“一带一路”形成的影响,是日本扳回自身在东海和东北亚劣势、谋求大区域战略博弈的核心所在。

  从多边外交角度,日本推行积极和平主义外交也好,“俯瞰地球仪外交”也好,打造价值观的“民主之弧”也好,推动旨在入常的安理会改革也好,赢得印太地区国家的支持极其重要。

  从扩大经贸角度,印太地区人口占全球一半以上,贸易占世界总量近2/3,世界1/3的大宗商品和2/3的海运石油需要取道这里。中印经济崛起及其各自推出的区域战略带动该地区成为世界经济增长新引擎,经济走下坡路的日本,当然无法抵住该地区巨大经济增长潜力的诱惑,以及借此拉动本国经济发展的渴望。

  日本对“印太战略”的经营不仅体现在初期的设计版本、推出理念、游说支持上,还在后期的借美确立、行动提速上稳步推进,体现了日本经年累月不轻言放弃、苦心孤诣不惜血本的执拗性格。

  从目前的成效看,在日本大力推动下,美日印澳基本形成在“印太战略”方向上的合作意向,虽然四国各怀心腹事,但在博得印太地区战略利益和应对甚至遏制中国崛起上却高度一致。同时,日本通过与印度建立有“印日版‘一带一路’”之称的“自由走廊”,推动印度的“东进战略”与日本苦心经营的“印太战略”对接。通过帮助印尼开发与中国有海洋争议的六个离岛,扩大对斯里兰卡等南亚国家的基础设施援建,以及扩大捐赠退役巡逻船及海上飞机,加密移动合作等防务培训合作频度,派遣最大护卫舰“出云”号出访东盟十国等,增强与南亚和东南亚各国在互联互通、海上安全和海上巡航等领域合作,力图主导该地区海洋安全合作并扩大实际存在及影响。另外,通过召开东京非洲发展国际会议、举办太平洋岛国峰会、日印及日本东盟等双边及多边对话等,推广“印太自由开放”理念,渲染海上安全威胁,或明或暗地散布所谓“中国威胁”。

  日本推动印太地区形成共同的战略认知和利益诉求,当然还面临很多现实困难,但就国民性来讲,日本具有制造业大国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在设计和推动区域通商及战略利益相关的战略构想上也是秉承一股子韧劲。因此,我们绝不能轻视日本对“印太战略”的执着。过去一些例子也已证明,亚太地区不少通商战略的出炉都与日本不遗余力地推动有关,包括CPTPP的“起死回生”。日本这些力推虽对区域合作做出一定贡献,但也夹杂了不少“私心”,充满利用区域战略围堵和遏制对手的巨大负能量。正因如此,我们需要审视现实、未雨绸缪,不要轻视日本的战略经营,在“印太战略”上就是如此。(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