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守军:中国反制美国贸易战应“蛇打七寸”

2018-03-26 11:07 环球时报 崔守军

  3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备忘录,宣布将单边对从中国进口的1300多种商品征收高额关税,涉及商品规模高达600亿美元,发出打响对华贸易战“第一枪”的信号。美国此举带有极强的“霸权护持”性质,表明中美经贸关系的基本盘正在发生颠覆性变化,美国将中国视为最具威胁性和挑战性的对手。

  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与美国、德国等发达国家一道成为 “工业革命4.0”的领头羊。面对中国的崛起态势,美国无端指责中国通过“强制性技术转让”甚至“盗窃”手段“侵犯”美国技术优势。美国政府援引美国《1974年贸易法》的 “301条款”,对中国施以单边贸易报复措施,看似是针对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实则是剑指《中国制造2025》中圈定的高新技术产业,其用意昭然若揭。从性质上看,美国绕开WTO等多边机构,欲意对中国采取单边惩罚性行动,破坏了WTO的规则,有损于全球经济。

  在当前时间节点上,美国发动贸易战并非空穴来风。追根溯源,其直接动机有:一是淡化“性丑闻”和白宫内斗等国内矛盾,转移舆论焦点,掩盖民众对他领导能力的质疑;二是兑现竞选承诺,讨好共和党基础选民,迎合“民意”,为2018中期选举造势。三是扭转美国的对华贸易逆差,限制中国投资美国科技产业的能力,为美国经济保驾护航。

  中国老一辈将军外交家们曾留下一句名言:“战场上拿不到的东西,谈判桌上也不可能拿到。”针对美国发出的危险信号,中国只有做好最坏准备,才能赢得最好的博弈结果。浸淫商界数十年的特朗普深谙“交易的艺术”,对他而言贸易战只是幌子,对中国步步紧逼,达成有利于美国的“交易”才是最终归宿。在当前形势下,中国应积极酝酿反制报复措施,注意把握好节奏和火候,以迫使美国重新回到谈判桌上。

  “针尖对麦芒”,只有实施“精准打击”策略,才能各个击破美国的战术诉求。具体如下:

  首先,从打击对象上看,要瞄准共和党“票仓”。美国中西部农场主是特朗普的主要支持群体之一,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特朗普在10个大豆生产州击败了希拉里。中西部州的农业生产占到美国全国农业产值的一半,也是中国从美国进口大豆、高粱的主要来源地。以大豆为例,美国大豆产量的三分之一出口到中国,2017年出口金额达到140亿美元。与其他产业不同,农场为美国带来贸易顺差。一旦开战,中国的针对农产品采取的贸易报复措施将直接影响美国农场主的收益,从而可能使这部分“铁杆票仓”易帜。对中国而言,拉美国家已成为中国大豆等农产品的主要进口来源地,去年中国从巴西进口大豆近5100万吨。加大从拉美的农产品进口不会带来中国国内的农产品价格的大幅波动,但能重创特朗普的“票仓”。

  其次,从打击时间上看,要盯住11月份的国会中期选举。对美国政府而言,掌控国会是打响贸易战的重要前提。只有国会通过相关法案,才能够输送源源不断的“子弹”。2018年的中期选举意义非同一般,其结果不但会影响到美国政府的政治权威,还会重塑未来多年的政治格局。目前共和党掌握着参众两院的多数席位,占据优势地位。由于受到建制派精英的制约,美国政府一年多来挫折不断。未来,如果其和共和党领袖们想继续在国会通过与贸易和关税相关的法案,就必须设法保住两院多数党的地位。对于急于翻身的民主党人而言,只有重新夺回国会中的多数席位,才能推出有利于本党的议案。对此,中国在报复性措施出台的时间节点上,应该注重打击力度和节奏,“好钢使在刀刃上”,方能起到“釜底抽薪”之效果。

  再次,从打击领域上看,要注重支持贸易规制的商业精英所在产业。今日之美国,国内政治生态也呈现出“两极分化”特征,一众美国精英都认为美国政府误解了全球贸易的运作逻辑,中国之所失并非美国之所得。 事实上,在3月18日,代表美国大企业集团的45个贸易组织递交了一封“请愿信”,敦促白宫不要执行其针对中国的高关税计划,认为这种短视行为会提高美国的商品和生产要素价格,并危及美国的就业增长。这封信的署名机构包括拥有30万会员的美国商会,代表埃克森美孚、波音和通用电气等跨国公司,以及代表6.5万名小企业主的美国小企业协会。而公开支持美国关税措施的只有三家贸易组织,共计拥有150家企业。据英国《经济学家》杂志统计,支持与反对贸易保护主义措施的企业比例高达3000:1,其人心所向不言自明。可想而知,若中国针对美国大企业集团采取报复性措施,则这部分人会通过美国的国内政治运行机制加大对美国政府的施压力度,有利于改变力量天平的方向。

  在全球化时代,贸易并非“零和游戏”。贸易战会打击企业和消费者的信心,让美国出口萎靡,不利于经济增长。当前,众多美国企业依靠低贸易壁垒创建全球供应链,以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在高关税情景下,这些优势可能分崩离析。前辙可鉴,20世纪30年代美国在实施高额关税时,引火烧身,其代价是延长和恶化了经济大萧条。

  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当前之中国,与上世纪80年代截然不同,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接近美国的三分之二。通过加强中国经济的内部循环能力及与其他经济体的相互依赖关系,中国有能力“以牙还牙”对美国实施反报复措施。美国应认识到,解决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的出路绝不是发动极端的贸易战,理性的经济对话与贸易磋商才是正道。(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责编:翟亚菲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