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A·曼宁:特朗普单边“疗法”的荒谬逻辑

  不断加强的贸易和投资关系始终是美中关系的重要支柱之一。但美国总统特朗普最近先是宣布对从中国和其他国家进口的钢铝产品征收高额关税,又准备专门对数百亿美元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加征关税,这不仅将美中关系、也将全球贸易体制置于危险之中。

  以已生效的钢铝关税政策为例,我们或能管窥特朗普的荒谬逻辑。钢铝产能过剩确已成为一个问题,但特朗普出台政策时动用的是“232条款”,即相关进口威胁美国国家安全。“232条款”是WTO规则的一个例外条款,仅适用于战时。该条款之前从未被启用过,因为它会打开混乱的大门:任何国家都可宣称某些进口产品威胁国家安全,根本没有标准可循。美国大部分钢材进口来自加拿大、墨西哥、日本和韩国,以“国家安全”为由动用“232条款”,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从中国进口的钢材只占美国进口总量的2%左右,但这并不影响特朗普的判断。他对国际贸易体系的怒火主要受其长期观念影响,即中国的补贴和产业政策等是美国制造业衰退的主要原因。眼见对华贸易逆差增多,特朗普不愿以对话方式达成双方都能接受且更平衡的贸易关系,而是单方面要求中国想办法减少其对美贸易盈余。

  这体现了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奇特的零和观念,这种观念公然挑战经济学原理、历史事实和全球供应链规律。对特朗普来说,任何双边贸易关系或协定的衡量标准,都可简单归于一点,即是否给美国带来贸易逆差。问题是,贸易逆差并不意味着一方获益而另一方一无所得。它是一个自发和自愿的交换过程:我购买了一辆汽车,就会产生对汽车销售商的3万美元“逆差”,但我也拥有了一辆新汽车。

  这是贸易的基本原则。贸易逆差是宏观经济的结果,即与一个国家的储蓄和投资、预算赤字以及是否消费多于产出等有关。贸易协定则旨在扩大贸易伙伴之间产品和服务的市场准入,而非为了确保盈余或赤字。

  特朗普要求“互惠、公平和公开的贸易”。但对他而言,公平的意思就是美国没有逆差。按照这个标准,“公平”贸易根本不可能实现。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退出TPP、要求重谈北美自贸协定和美韩自贸协定,也是为什么他拒绝就任何多边贸易协定进行谈判。

  但特朗普有一点抓对了,那就是美国民众将诸多不如意都归咎于贸易,尽管本世纪以来美国的就业岗位流失很大程度上缘于机器人和自动化技术的发展。另外,通过升级贸易协定重塑数字商务、新兴科技的新规和环境,也不是不合理。WTO未能完成多哈回合谈判暴露了它的缺陷,说明它并未准备好妥善应对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快速崛起带来的问题。WTO需要改革,在这点上没多少人怀疑。

  问题是,特朗普没有寻求在多边贸易框架内实现这种升级和更新,而是如钢铝关税所显示的那样,选择单边的“美国疗法”。这种做法很快将给美中经济关系投下炸弹。

  这些举动将给本就已经不稳定的美中关系制造严重紧张气氛。如果说特朗普对贸易和投资“互惠”的追求情有可原,那么问题就在于如何才能以最佳途径达到这一目标。按照特朗普的单边“套路”,贸易冲突只会进一步加剧甚至失控。更好的做法是完成悬而未决的美中双边投资协定谈判,一个强有力且涵盖领域尽可能广泛的双边投资协定,将是确保经济关系更加互惠的有效机制。(作者是大西洋理事会布伦特斯考克罗夫特国际安全中心高级研究员,曾担任美国副国务卿高级顾问)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