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时学:“不团结”严重危害拉美

2018-04-17 00:21 环球时报 江时学

  近几年,拉美国家国内的不团结以及国家之间的不团结有日益恶化之虞。

  在巴西,前总统卢拉被判入狱后,有人认为这是巴西反腐败斗争的阶段性胜利,但也有人认为这是继罗塞夫总统被弹劾后巴西政坛的又一次“政治操作”,是既得利益者和政客打击、迫害平民总统的结果。无怪乎卢拉在国内一些民意测验中依然获得最高的支持率。在委内瑞拉,反对派对马杜罗政府的任何一个政策都予以抨击,并大搞街头政治,力图迫使马杜罗早日交权,而马杜罗则有力地回击反对派的每一次进攻。目前,委内瑞拉的情况依然不见好转。

  这种“不团结”在哥伦比亚、秘鲁等拉美国家,因为各种原因也都呈现愈演愈烈的趋势。除拉美国家内部的不团结以外,拉美国家之间的不团结同样越来越引人瞩目。在近日举行的美洲国家首脑会议上,东道国秘鲁不邀请委内瑞拉与会,抛弃了东道国应尽的义务。在会上,一些拉美国家严厉批评马杜罗总统的内政外交,并扬言要使委内瑞拉更为孤立。

  拉美有33个国家。要使其在所有问题上达成高度共识或“用一个声音说话”是很难做到的。但它们至少应该互让互利、同舟共济。然而,自20世纪90年代末拉美政治风向标开始转向以来,拉美国家之间的不团结有增无减。

  拉美国家面临的上述两方面的“不团结”,与多方面的因素有关。就拉美国家内部的不团结而言,主要有三:

  一是政治游戏规则不完善。自20世纪80年代拥抱“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以来,拉美的政治发展进程是平稳的,但政治游戏规则有待进一步完善。由于政治游戏规则包括多方面内容,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各个党派如何处理和协调与其他政党、政府、社会团体和民众的关系。因此,这个缺陷必然会损害政党政治,恶化政党、政府、社会团体和民众之间的关系。

  二是拉美对发展道路的探索不成功。拉美对发展道路的探索是不间断的,也是值得赞赏的。尤其是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面对经济改革的多种不良后果,不少拉美国家力图强化国家干预,以民众主义手段推动社会发展。但在经济大环境不景气的情况下,这为不同政治力量之间的政治恶斗埋下了祸根。

  三是反腐败成为政治斗争的重要武器。秘鲁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略萨曾说过,如要用一个词语描绘拉美,那就是“腐败”。诚然,拉美各国反腐败的决心是巨大的,成效是显著的。但也不容否认,反腐败越来越成为各党派攻击对手的重要武器。

  应该指出的是,无论是拉美国家内部的不团结还是拉美国家之间的不团结,都与美国有着不同程度的联系。2002年美国支持委内瑞拉的反对派发动未遂军事政变,是一个尽人皆知的公开秘密。为了保住“后院”,美国的自私自利之心昭然若揭。

  拉美国家面临的上述两种不团结,既影响了拉美的国际形象,也损害了拉美的投资环境;既削弱了政党政治的基础,也浪费了大量政治资源、经济资源和外交资源。拉美的不团结甚至也为其与中国发展关系增加了难度。(作者是上海大学特聘教授、拉美研究中心主任)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