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建民:领导层交接,古巴何去何从

2018-04-20 00:49 环球时报 杨建民

  古巴第九届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19日在哈瓦那闭幕,选举产生新一届国家领导人。其中,米格尔·迪亚斯—卡内尔当选新一任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接替现年86岁的劳尔·卡斯特罗成为古巴国家元首兼政府首脑。

  实际上,劳尔·卡斯特罗自2006年主政以来,就开始培养党和国家的接班人。2013年2月召开的第八届“全国人大”上,劳尔宣布不再担任下届国家领导人,大会同时选举迪亚斯—卡内尔为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和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这标志着古巴正式开启了最高领导层换届进程。五年后的今天,迪亚斯—卡内尔接任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就是这个最高领导层换届进程的结果。

  在政治上,以迪亚斯—卡内尔为首的新一届国家领导层接班后,古巴的权力结构会出现多元化趋势。在政府方面,迪亚斯—卡内尔是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但因其在军队中资历较浅,并没有在军中担任重要职务的经历,军事方面的话语权仍然掌握在以劳尔·卡斯特罗为首的老一辈革命家手中,菲德尔·卡斯特罗的助手、前革命武装力量部副部长拉米罗·巴尔德斯仍然担任国务委员会副主席,他们也是古巴模式更新中的稳定器。

  另外,劳尔和本图拉仍分别担任古共中央第一书记和第二书记,直到2021年,而古巴共产党是古巴社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力量,从基层的保卫革命组织、工青妇等群众组织直到高层,古共发挥着领导一切的作用。因此,老一辈革命家虽多数不再担任国务委员会的领导职务,但仍将发挥重要政治影响。

  在经济上,古巴在劳尔时期开创了模式更新进程,提出建设繁荣、可持续的社会主义的目标。新一代领导集体将发愤图强,集中精力于模式更新,推动经济发展。从提名情况看,新任的国务委员会主席和副主席中,展现出明显的年轻化趋势,半数以上都是在1959年革命以后出生的,而且至少4位都有地方工作的经验,这有利于使他们的政策更能反映基层群众需求。而且这一代领导人就是在模式更新的背景下产生的,如何进一步推进更新进程,如何在保持社会稳定的情况下促进经济发展,保持社会主义的不可逆性,是新一代领导集体的核心任务。

  在外交方面,劳尔主政时期开启了古美关系正常化进程,实现了与欧盟关系的正常化,与世界上180多个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开辟了古巴全方位多元外交的新格局。这些都为国内的模式更新提供了良好条件。当然,古巴也面临外交困境。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开始收紧对古政策,美古关系出现倒退,在刚刚结束的美洲峰会上,美国副总统彭斯还大肆攻击古巴是独裁政府,但美古关系仍然没有脱离正常化的框架;21世纪以来古巴最大的外援国委内瑞拉面临严重的政治经济危机,已大幅削减了对古援助;拉美政治格局的“左退右进”,更使包括古巴在内的左翼政权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

  总之,古巴新一代领导人既拥有劳尔已经开创的模式更新之路以及外交多元化的优势和机遇,也面临促进经济发展、改善国内投资环境、应对国际环境变化的挑战。(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员、古巴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