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涛:西方对科技还在乱操心

2018-05-02 00:54 环球时报 汪涛

  最近,外媒报道了一则关于中国脑电波技术大量应用的消息。这本是工厂利用设备感知工人情绪,从而调整生产进度,提高工作效率,却最后依然与“监控”“维护社会稳定”这样的陈词滥调联系起来。

  在西方社会,知识界普遍存在一种对新科技的批判情结:任何一种影响重大的新科技出现后,总是伴随着对其恐怖后果的预言,这种情绪严重到可能发展为对相应新科技盲目的强烈抵制。散发出这种情绪的知识界往往并不是相应科技领域的专家,而是社会和新闻界等。他们可能自认为拥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但却并不具备深刻理解相应科技的充分能力。

  第一个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是伦琴,他发现了X射线,我们今天去医院体检时经常用到。当年他作出这个发现后,引起社会一片惊恐。很多人发文说,以后女士们上大街就不保险了。很快服装界就有人煞有介事地推出防X射线服装。到现在都上百年了,看看这个技术产品的详细情况就会明白,当年的那种担心实在是不着边际。

  至于说靠监控脑电波来维稳,这个事情可是比载人去火星还要难得多。人的神经冲动最低到最高只有约100毫伏的电压,它发射出的脑电波更是微伏量级,信号非常微弱。因此,尽管脑电波很早就被发现,但因为脑神经冲动极为复杂,发射出的脑电波也极为复杂,要想从中解析出有效的信息是非常困难的。如果不是被测人积极配合,根本无法进行有效测量。

  相比之下,人工智视频监控技术今天发展得远比脑电波测量有效和强大得多。中国顶尖企业的人工智能监控系统,可以在几十米远处识别出人脸。由于中国率先在世界上大量部署了这种视频监控系统,使得罪案的发现和破案率获得极大改善。去年在美国发生的中国留学生章莹颖遭绑架案,至今未破。该案发生后,很多中国业内人士认为,这类重大案件在中国的破案时间往往是以小时计算。但在欧美,相关技术很容易引起人们的抵制,因此发展极为缓慢。

  技术是中性的,问题在于如何利用、规范和管理。如果单纯地盲目反对,会带来发展的停滞,最终得不偿失。(作者是上海析易船舶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