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波:澳误认自己是“特殊盟友”

2018-05-04 00:29 环球时报 胡波

  不久前,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决定,把已经提名为美驻澳大利亚大使的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上将改派成驻韩大使。此举虽从美国的战略考量出发不难理解,但却引发澳大利亚国内的普遍不满。

  哈里斯当美驻澳大使酝酿已久,本已板上钉钉。澳方也早就对哈里斯的到来充满期待,认为哈里斯这样熟悉亚太事务的军方知名人物履职堪培拉会凸显美澳“特殊关系”,并能加快推动“印太战略”。然而,突发的变故令澳官方明确表示失望,澳反对党和智库界人士也都纷纷表达不满,声称“此举表明澳大利亚是美国的二等盟友”。虽然也有理性的声音指出,美国当前在朝鲜半岛面临更紧迫的形势,但这并不能平息澳大利亚的失落。

  不管美国出于什么原因考虑,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至少在短期内,澳大利亚对于美国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

  二战结束以来,美澳同盟一直被澳大利亚视为其对外战略的基石。为了维护所谓的“特殊关系”,澳大利亚可谓不遗余力,不仅参加了美军在亚太地区发动的所有大小战争,还积极追随美军在区域外如伊拉克、阿富汗等国家和地区进行武力干涉。2009年以后,澳大利亚还明显增强了在东海、南海等地区热点上的“分贝”,不惜频频开罪中国。澳大利亚想显示,在关键问题上必须与美国这个“特殊盟友”站在一起。

  对于美国而言,澳大利亚作为亚太地区的“南锚”,当然也一直是其重要的盟友之一。不过,美国对澳大利亚的重视显然比不上澳大利亚对美国的期待,双方对彼此关系的认知存在较大的温差。在美国眼中,可能也并不存在所谓的“特殊盟友”。

  长期的超级大国地位使得美国自我感觉甚好,以为自己一贯正确、一贯正义,更早已习惯将自身利益放在最优先的位置,强调自身的绝对安全,从心底就不认可国际关系中国家不分大小一律平等的理念,盟友的利益都得屈从美国的利益。包括英国在内的所有盟友都不例外,“特殊盟友”恐怕只是英国、澳大利亚这样国家的一厢情愿。当然,盟友的地位要比非盟国好一点,前提是要纳“投名状”,还得对美国做出不可或缺的贡献。

  “美国利益优先”也并非特朗普政府首创,只不过特朗普的做法更加露骨,缺少了对盟友必要的关怀和抚慰,缺少对西方共同价值观的重视。澳大利亚人不满美国的自私自利,但可能更不满的是美国的这种不尊重盟友的态度,如果美国态度足够好,澳大利亚则乐于保持着自己对那种特殊关系的幻想。

  现实地看,在美澳同盟中,澳大利亚必须时刻保持对美国的战略价值,否则不要说特殊盟友,可能连一般盟友都难以维系。眼下,澳大利亚对美国的最大用处可能就在于牵制中国,华盛顿已发出“号令”,需要澳大利亚在政治、经济、军事等各个领域加强针对中国。可问题是,中美战略竞争是个长线课题,美国对华政策也处于不断的调适之中,澳大利亚未必能次次踩到点儿上,让美国满意。

  其实,澳大利亚既然处在难定乾坤的位置,就应该更理性地把握自己的政策,非要追求与美国的特殊关系,最终可能进退失据,甚至满盘皆输。(作者是北京大学海洋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