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光宗:“老漂族”老何所依

2018-05-17 01:08 环球时报 穆光宗

  “老漂族”是指为帮助儿女照顾孩子、操持家务、家庭团聚或养老而暂别家乡来到子女居住地、人户分离的老年群体。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现有随迁老人近1800万,占全国2.47亿流动人口的7.2%,其中专程来照顾晚辈的比例达43%,这无疑是值得关注的老年群体。

  这个群体普遍面临着三大问题,即乡愁难了、代际关系和社会融入。

  首先是乡愁难了问题。老年期有“老年固化”的规律,老年人会固守自己的思维模式和生活方式,执著于“熟人圈子”,抗拒“陌生人圈子”。当老年人进入一个“陌生人社会”,一定时期一定程度会不适应、不方便和不熟悉,由此产生压力感、隔阂感和边缘感,影响老年生活质量。从农村来到城市的老人,感受到的环境和生活方式反差较大,不适应时难免思乡和苦闷,特别是相濡以沫的老伴两地分居时,牵挂思念,情何以堪。乡愁难了关乎“老漂族”的精神养老。

  其次是代际关系风险。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方式、育幼方式和三观不同,可能导致亲子摩擦和代际冲突,甚至产生“亲人无亲”现象。老年父母有被当作“免费保姆”的感觉,如果子女缺乏感恩心和孝顺心并付诸代际反哺,父母的权威和尊严就难以保障,老年精神生活也就可想而知。

  在人口流动长期化和常态化背景下,家庭养老-照料的代际脱离、老年空巢化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过程。无论亲子两代人同处一地还是各处一地,保持“有距离的亲密”可能是最好的安排和结局。“端过一碗汤去不凉”的地理距离固然十分理想但也不一定有条件实现,更重要的是心理上能够保持亲密度,亲子关系和代际关系融洽和谐甚至是“零距离”。从老龄化和衰老的规律来看,老年人终究会失去生活的独立性,进入依赖性生活模式。“老漂族”要做到老有所安,既要内安其心又要外安其身,需要家庭支持和社会支持,前者强调的是孝亲敬老的代际反哺,后者重点在破除医养分离的制度藩篱。

  再次是社会融入困难。“老漂族”处在人户分离的“半城市化”进程中。他们离开家乡的最大风险是与包括养老保障、医疗保障、社会交往与熟人熟地等社会支持系统脱离,导致养老风险的无形放大。

  “异地养老”社会支持体系构建的重点要消除因为户籍问题带来的养老待遇的差别性,努力推进医养结合的“全国一盘棋”。首先确立“公民身份”,区分并结合“国民待遇”和“居民待遇”,一种身份两种待遇,老年人也不例外;其次协调户口登记制度与社会福利制度分合机制,该分时分,该合时合。譬如,人口流动背景下的医养结合借助互联网+的技术实现“当地享受+异地结算”的目标。大而言之,从保护弱势、适度福利、促进公平和确保养老安全以及社会安全的角度出发,构建有本国特色的养老保障体系。为“老年脆弱群体”建立国家兜底的养老安全社会保护体系,让老人有尊严地度过余生。(作者是北京大学人口所教授)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