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庆:大数据时代的西方政治焦虑

2018-05-22 00:53 环球时报 张国庆

  据媒体报道,欧洲议会各党团领袖计划于今天在布鲁塞尔“闭门”接待美国脸书公司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这一“闭门会见”形式却很快在欧洲引发了批评。因为这次“会见”的起因是数千万脸书用户信息泄露丑闻,而扎克伯格将要回答欧洲有关脸书用户个人隐私被利用的问题,更多欧洲人认为,这应该是一场公开听证会。“欧盟的脸书用户比美国还多,欧洲人有权了解他们的数据是被如何处理的。”

  与此同时,美国司法部和FBI正着手调查数千万脸书用户信息泄露丑闻的另一个主角——剑桥分析公司。欧洲与美国官方不约而同的调查,反映的是数字时代下,西方对政治运行模式正在发生巨大改变的焦虑。

  政治精英的不安

  很久以来,对于美国,对于美国政治,都有一个很锐利但却很妥帖的评价——“在美国,几乎一切都是可以交易的,尤其是政治”。为此,还有学者专门论证过美国政治的交易性,这与美国政治娱乐化可谓“相映成辉”。

  基于这种认识,这次曝光的脸书千万用户信息遭泄露丑闻,则不仅体现了美国政治的交易性,也折射出数据时代美国政治的焦虑感。

  尽管此前扎克伯格很淡定地前往美国国会接受了两天十个小时的“拷问”,尽管这次欧洲议会也只是说邀请扎克伯格进行“闭门会见”, 但这一切都丝毫不能抹去丑闻本身的恶劣性与严重性。

  这次脸书用户信息泄露丑闻的恶劣性在于,数量庞大到5000万(后来有说近9000万)用户的个人信息被泄露与滥用,这加剧了全球互联网用户的不安全感,这绝对是道歉所无法危机公关的。

  丑闻的严重性在于,被曝光的第三方公司“剑桥分析”利用脸书泄露的个人信息,介入了全球各地200多起选举,其中不仅有美国大选以及“通俄门”丑闻,还有德国大选以及很多欧洲国家的选举。

  当然,丑闻曝光后更加不安的是美国的传统政治精英,因为这一切与特朗普这个非政治精英总统的存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有媒体暗示,特朗普团队是在大数据的帮助之下“干掉”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依照美国传统政治逻辑一度胜券在握的民主党希拉里团队,最终却稀里糊涂地输掉了大选。而经此一役,美国传统政治精英的心里百味杂陈,他们意识到过去几十年来自己熟悉到每一个细节的美国政治运作套路、方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自己的那套玩法有可能不灵了。

  传统方式的改变

  过去美国政治(甚至是西方国家政治)的运作,大体上主要依赖政客、传统媒体和集会演说,三者相辅相成。政党在竞选等政治活动中推出自己人气较高的政客来吸引选民;政党、政客通过传统媒体(报纸、电视)撰写文章、接受采访、发布宣传广告宣扬自己的政治立场和观点,以获得选民们的认同;政客在各地举行演讲集会活动,与民众维持所谓“亲密的互动”,以赢得支持。但在两党激烈竞争之下,有多少民众能支持自己,也只能通过民调来了解大概情况。

  但是,这次脸书用户信息泄露丑闻暴露出,网络时代的政治“玩法”颠覆了上述的传统模式。根据媒体报道,“剑桥分析”的主要资助者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亿万富翁罗伯特·默瑟,特朗普此前的“身边人”史蒂夫·班农曾是这家公司的董事。据“剑桥分析”内部的告密者爆料,“剑桥分析”将泄露信息用于对目标人群进行心理分析,并将结果交给特朗普的竞选团队。

  更进一步地说,如果这一切都属实的话,特朗普竞选团队就真的掌握了一套新型的更高效的“算法”和“战法”。并且,从精准广告宣传的角度出发,对那些从大数据已经“刻画”出喜好、性格的民众,进行专属式的政治新闻“喂料”。结合这种背景,特朗普为人诟病的劣势就成了优势:“他发言前后不一致,前后矛盾的信息,突然间可以变成对不同选民散发出的不同信息。”

  换言之,我们看不懂他的变幻不定、像雾像风又像雨的表现,其实真的可能是有本质的、内在的、科学的合理性。并且,特朗普式战法(如果确实存在的话),其实是可以猜到很多人的心,这也破解了政治宣传动员的一个重大难题。如此看来,信息的不对称让希拉里当初真是输得不冤。

  前所未有的焦虑

  问题是,这种模式被曝光后,也将使得美国政治(甚至是西方国家政治)陷入前所未有的焦虑中。

  一方面,这种做法存在的合法性与安全性问题。即便目前这种方式不违法,但也是灰色的。而且代价是亿万美国人、几十亿其他国家民众的信息安全、资产安全乃至人身安全。这已不是一个简单的隐私问题了。

  更进一步地说,这还关乎到许多国家的国家安全,因为其他暗黑力量,完全可以利用这种手段操纵一个国家的选举、舆情,甚至可以用来颠覆一个政权。

  另一方面,这种状态也增加了政治的不确定性。从选举的角度看,这意味着将来还会有更多民众起初不看好、也不太了解的人“上位”,因为这个人很了解民众的政治偏好和立场。

  从国家治理的角度看,以往常规的、基本有效的政策分析会出现较大偏差,出现更多预测不准。因为普通的政治分析,难以预料掌握了那么多泄露信息并进行了科学分析的人,会出什么“幺蛾子”。这无疑将增加国际关系中的变数——我们以为他是这样想的,而且正常情况下也应该是这样想的,但他知道我们以为他是这样想的,偏偏就不按照我们想的出牌。

  由于网络大数据对政治运行的影响是新生事物,是新变化,所有人都需要一个深入认识与磨合的过程,这种过程也必将付出很大的代价。对此,人们需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与心理准备。(作者是中国社科院美国所研究员)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