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经:别担心与机器争“饭碗”

2018-06-01 02:17 环球时报 陈经

  交通运输部近日表示,积极推动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用不停车收费等新技术取代人工收费。山东、河南、广东等地上线试点了“高速云付”替代收费站的实验。从使用体验来看,依靠人工智能技术,通行时间大幅缩短。有些完成了升级改造的车道,用户车牌号与支付平台绑定后,甚至可以支持不停车、不取卡、对驾驶零干扰的“无感支付”。

  对广大车主以及交通管理部门而言,“无感支付”无疑是极好的。一方面,取消高速公路收费站,能极大地减缓拥堵;另一方面,新系统也不影响管理部门正常收费,管理成本还能下降。这种巨大的社会进步,技术根源是人工智能与移动支付的快速发展。

  过去数年的技术实践已经证明,以视频图像信号为基础的车牌识别方案,经济性、易用性、可靠性都胜过现有其他方案。人工智能车牌识别正确率极高,越过了实用性瓶颈,成为国民经济中仍不多见的支柱性人工智能技术之一。这也是人工智能提升效率改变社会的典型案例。

  但是,这些人工智能技术的运用也削减了“高速收费员”的岗位。几年前,“高速收费员”曾是网络上很多人羡慕的工作岗位——不需高学历,坐着收钱,收入福利也令人满意。如今,一些岗位被削减的收费员抱怨,除了收费啥也不会,工作却被人工智能取代了。从现实上说,科技的发展确实可能引发一些人对自己的工作被机器取代的担忧。

  首先,无论从技术、效率,还是社会、经济角度,取消收费站都是必然。技术进步带来的好处无可阻挡,不会因为少数收费员受影响而停下来。过去几十年里,很多手工艺人被机器取代,接线员被程控电话取代。在极大的效率差异面前,技术无疑会胜利。银行ATM机曾经取代了很多银行柜台员工的工作,如今在移动支付飞速进步下,银行ATM机的需求也在急剧减少。

  其次,收费员被取代,其实无须担忧找不到新工作。如果这种简单工作都要干一辈子,只能说明技术停滞、社会发展缓慢,甚至也是个人的损失。人强于人工智能的,正是可塑性和极强的适应能力。历史上无数人学会了新技能,切换到了新行业,发展空间更为广阔。

  而且,中国的生产能力远超以往,IT与人工智能会帮助创造更多的社会福利。以此为基础,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安置有行业切换需求的人不是问题。但是,前提条件是个人能主动拥抱变化、及时为自己“赋予价值”。

  第三,不只是收费员,一些只是简单机械重复的工种,未来也会比较容易被人工智能取代。例如流水线上的工人、企业客服、翻译等岗位,人工智能技术已在逐步应用。这些行业的员工应该尽早做好准备,接受行业的巨变。

  改变带来机会,让人从工具性的劳动中解脱出来,人工智能在创造性方面与人类差距还很大。所以,人工智能是挑战更是机遇,对社会整体来说是好事。(作者是科技与战略风云协会研究员)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