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岚峰:如何让大众感知科学的魅力

2018-06-04 00:25 环球时报 袁岚峰

  近年来,随着我国科学技术的进步和人民科学素养的提高,尤其在是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在科技创新大会上提出“要把科学普及放在与科技创新同等重要的位置”之后,科学传播事业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有越来越多的社会各界人士愿意为科普出力,这是令我们感谢和欣慰的。

  与此同时,我们也注意到一些对科学和科学界的刻板印象,仍然不时地出现在科学传播的实践中,虽然是出于善意,但也对公众造成了不利影响。例如在一个脱口秀表演里,演员说,他在来之前和科学家们交流了很久,结果啥也没听懂。于是他在前一天晚上把稿子都撕了,当天不带稿子来,全凭现场反应。演员之所以把这个当做笑料,是他认为许多人默认:科学就是让普通人听不懂的。

  但这不是事实,而是一个刻板印象。这种印象是对科学传播严重的阻碍,因为它会使人不把注意力集中在从科学内容中寻找趣味性。

  再举一个例子。一位脱口秀演员说,他在跟几位科学家交流时,对方总是要他称他们为“著名科学家”,虽然他从来没听说过这几位有什么著名的。我要指出,科学家大都很谦虚。我从来没听说过有哪个科学家要别人称呼他为“著名科学家”的。

  相反的例子倒是有不少,比如量子化学界的老前辈、美国波士顿学院化学系教授潘毓刚先生。媒体经常给潘教授乱戴高帽子,称他为“量子化学泰斗”。这是个很滑稽的称呼,听起来好像武侠小说的范儿。潘教授每次都要纠正一番,说我不是什么泰斗,但没有用处,让他不胜其烦。

  实际上,这些玩笑跟科学并没有多大关系。如果把科学换成其他任何关键词,表演仍可以进行。这反映出一个问题:有些科学传播工作者对科学精神既缺乏了解,也缺乏尊重。

  这些问题并不只是属于演员,而是弥漫在媒体界的整条生产线。许多人对于科学的刻板印象就是:科学是让人听不懂的,是凝重的,是过于严肃的,观众不喜欢听科学,只喜欢听笑话。

  基于这种刻板印象去搞科学传播,逻辑的结果就是,把正经的科学内容排斥在外,把只跟科学有边缘关系的热闹把戏当成好的科学宣传。这种做法属于买椟还珠。

  事实上,科学本身就是充满魅力的。不久前,我的同事L博士就在一个论坛上,向若干位媒体界的重要人士做了一个精彩的演讲,阐述了他关于几部科学纪录片的构想。媒体界人士对此反响很热烈,纷纷表示不但听懂了,而且很支持。

  由此可见,观众是完全能看明白,而且很喜欢科学节目的。科学传播工作应该以这个认识作为基础,充满自信地去开展。

  事实上,媒体界中的许多人多年来一直在为科学传播殚精竭虑,我们对此十分感谢和钦佩。科学传播是一项伟大的事业,欢迎各行各业的广泛参与,多多益善。在这个前提下,如果参与者提高对科学的认识水平,那么对科学传播事业将是非常有益的。科学本身就是有趣的,科学是可以被理解的,公众对科学是有强烈需求的。我们应该坚持讲正确、有深度的东西。跟其他人类知识相比,科学的本质魅力就在于无与伦比的可靠性。世界上总会有人懂得欣赏正确的思想。只要我们努力把深度和趣味结合起来,科学的受众就可以非常广泛。这是科学传播的正道。(作者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合肥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实验室副研究员,科技与战略风云学会会长)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