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一凡:G7会散架吗

2018-06-06 00:19 环球时报 丁一凡

  不久前举行的七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美国成了其余6国批判的靶子。东道国加拿大在会议的主席总结中说,除美国外的6国指责美国的钢铁进口限制决议,让G7的团结和协调“面临危险”。

  G7是在20世纪70年代第一次石油危机背景下诞生的。当时,G7所占世界经济的比重高达80%。所以,当这7大经济体决定协调宏观政策、采取统一行动时,它们的决定就对世界经济产生巨大影响。上世纪80年代中期,美元贬值,日元、德国马克大幅升值,就是G7的财长与央行行长会议决定的。

  但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新兴经济体迅速崛起,G7在世界经济中所占分量在下降,它们是否还能对世界产生足够影响,开始在这些国家内部受到怀疑。于是,20世纪90年代后期,加拿大财长马丁拿出一份二十国集团的名单,建议召开G20财长及央行行长会议。虽然从1999年起,G20财长及央行行长会议就每年召开一次,但直到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二十国集团第一次召开首脑会议,国际舆论才注意到这种转变。

  G20既包括原来的G7成员国,也吸收了中印等一批新兴经济体,成员国经济总量占全球经济的85%。2015年,G7占世界经济的比重已下降为47%,而新兴经济体占世界经济的比重却大幅上升,其中金砖国家在世界经济中所占比例上升为23%,对新增全球GDP的贡献更是超过50%。

  事实上,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起,G20在应对危机上起的作用就远超G7,随后G20更成为新的全球治理框架的重要部分。许多全球治理的改革措施,包括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出资与投资权改革,都是在G20框架内先讨论的。

  尽管G20在全球治理中的作用似乎超过了G7,但每年G7还都召开财长与央行行长会议,也召开首脑峰会,还在维持它们之间的磋商。冷战后,为了“褒奖”俄罗斯主动“自废武功”瓦解了苏联,G7一度向俄罗斯开放,象征性地把G7变成G8。但俄罗斯参加G8主要是为讨论全球性的政治与安全话题,而G7建立的初衷,即宏观经济政策协调的事,却一直由俄罗斯不参加的G7财长与央行行长会议等负责。直到乌克兰危机后,俄罗斯不再被邀请参加G8峰会,G8又回到G7。

  G7本是为协调宏观经济政策诞生的,协调的主要是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但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美联储单独把利率降到零,随后又采取量宽政策,购进大量国库券及相关债券,美联储也没与其他6国央行商量。后来,欧洲央行与日本央行采取名义负利率及量宽政策,似乎也没征求美联储意见。这些“非常规”的货币政策都不是在G7框架下统一执行的,而是各自为政,随后还出现一些不太和谐的做法。比如,美联储退出量宽后,开始进入加息周期,货币政策开始缩紧;但欧洲央行与日本央行仍然维持量宽与负利率。这些货币政策的不匹配是简单的周期上的差距,还是不同国家央行有更深考虑,或是有更多的难言之隐?

  特朗普政府上台后不断“退群”,万一哪天特朗普觉得G7没用了,反而是为其他成员批评美国提供平台,他会不会也让美国退出G7呢?(作者是北京外国语大学亿阳讲席教授)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