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韵公:转化发展切莫陷入误区

2018-06-11 00:54 环球时报 尹韵公

  一般来说,一个国家和一个地区繁荣富强起来以后,智士仁人总是会从历史文化中寻找发达原因。当代世界对中华传统文化的关注肇始于20世纪80年代,当时“亚洲四小龙”继日本重振之后,经济迅速发展,增长速度是西欧共同市场的3倍。

  一些人认为,日本和“四小龙”均属儒家文明圈,其经济成功离不开以儒家思想为代表的中华传统文化。当时,东南亚地区对中华传统文化的讨论很是热闹了一阵子。如今面对中国的强势崛起,再度给予中华传统文化的强烈关注,进而提出“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命题,就不能不说是客观发展的必然要求了。

  应当承认,作为在农业文明氛围和封建社会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中华传统文化,既有大量精华,也有不少糟粕,我们既不能全盘肯定,也不能一味否定。唯有扬精华,弃糟粕,方可弘扬。尤其是要把现代性文明与古典性精华杂糅在一起,才能激活当代文化;只有把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有机地统一于一体,才能蓬勃当代文化。

  强大的历史穿透力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精华呈现。习主席曾在德国科尔伯基金会演讲等多个场合中提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体现出中华传统文化中的“和”思想,在利益纷争、博弈激烈、群雄竞逐的当今世界,依然具有非常强烈的现实意义。中华传统文化中一些精华思想,至今仍然闪烁着耀眼的道义光芒,启发着人们的深刻思考。

  当然,我们也要看到,在勃兴的文化热潮中,一些不健康元素似乎也在沉渣泛起。譬如,一些地方片面崇尚复古,非要学生穿着农业文明的宽袍大服在今天工业文明和信息文明的日常社会中作秀表演。又如,一些地方热衷于争夺名人故里权,或随性改变城市名称。须知,对历史名城保持一贯称呼,是对历史文化保持尊重和敬畏的表示。意大利首都罗马的名称,数千年不变。我国的历史名城如成都、邯郸等,虽地位和分量不及罗马,但能做到两千多年名称始终不变,已是实属不易。但我们许多历史名城的称呼被后人改来改去,实际上也是对中华传统文化的一种伤害和不敬。

  一种倾向往往掩盖着另一种倾向。现在有些人把国学抬到至高至尊的地位。黑格尔曾经预言,古老的中国需要外来思想的刺激,才能复兴。中华民族选择了无数外来思想,最终才确认了马克思主义作为民族复兴的根本指导思想。佛教学说经过了长达800年以上的时间,才达成了本土化的融入。马克思主义学说的中国化,肯定也要花很长时间。作为一种先进思想和先进理论,马克思主义如何同中华传统文化交汇交流交融,从而实现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必定是长期课题和任务。我们要千万记住:仅靠国学救不了中国。倘若国学能救中国,我们还要马克思主义做什么?!中国近现代史告诉我们:只有马克思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作者是湖南师范大学新闻学院院长、中国社科院研究员)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