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大建:共享单车向何处去

2018-06-15 00:24 环球时报 诸大建

  共享单车在经历了前两年的盛况后,最近有些沉寂,即便有消息也是负面居多。有人说,共享单车没有盈利模式,只有烧钱和不退押金,似乎有些道理。

  想当初,共享单车刚刚出现的时候引来一片叫好声,这是因为它解决了人们出行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但后来资本发现有利可图,投入大量资本,结果造成车辆投放过度,单车质量下降,“坟场”报道屡见报端,企业盈利空间也被压缩。

  共享单车其实应该是既有公共性、又有市场性的混合体。但有两种极端观点:一种认为共享单车是纯粹的公共品,那么就应该全都由政府负责。原来的有桩自行车就是政府提供的,但这种纯粹公共品效率并不高,很多车子摆在那里没人用,不能很好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造成这一局面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使用不便,海淀的自行车骑到郊区,归还还要回到海淀。

  但老百姓的出行需求依然摆在那里,企业看到了其中的机会,就有了现在的无桩共享单车。企业比政府更在意成本,做了技术创新,方便了群众,这些都是值得肯定的。但另一个极端出现了,把共享单车当做纯粹的市场产品,认为投放得越多,赚的押金也就越多,占的市场越大,越容易把对手挤死。但他们忘记了共享单车行驶、停放所占用的空间,依然是公共的。

  老百姓普遍的出行需求,体现了共享单车的公共性。资本各自比拼,这是逐利的方面。公共性和市场性兼顾,需要“正反合”,既不能把它全部看成公共性,全由政府埋单,也不能全部看成市场性,政府一点都不管。

  那么未来一段时间,需要政府和企业联合发力。政府需要做的:

  第一,控制总量。现在基本每个主要城市的共享单车都超载了,那么就要减下来。减到什么程度?比如承受能力是100万辆,可以减到80万。就好像生态有红线,捕鱼有休渔期。在控制总量的基础上,单车使用率必然提高,收回成本的可能性也会增长。不要指望从共享单车身上牟取暴利,略有盈利才是目标。

  第二,注册登记。所有投放的共享单车都要编号,交通主管部门备案。

  第三,支付管理费。企业可以预支管理费给政府。如果企业运维积极,主动收回坏损车辆,那么政府就一直保存管理费。反之,就要扣除管理费,因为政府代为运营处理也是要成本的。乱投乱放等恶劣行为有望因此收敛。

  对企业来说则需要明确,共享单车不是传统自行车,其技术标准必须追求耐用度,不能劣币驱逐良币。如果都玩低价牌,那城市变成自行车垃圾场就是必然的。运营模式则要重运营,不能只重投放。投放以后的运营人力要配备到位。车子如果有损坏,要及时回收。这样三管齐下,就能形成从制造到运营再到报废的一条龙。

  总之,要把共享单车当做全新的技术和模式来做。不能把通常意义上的自行车拿过来,没有一点技术门槛,更不能把共享单车当做能吹起猪的风口。(作者是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