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宗:“特朗普化”深刻影响美国及世界

2018-06-27 01:02 环球时报 张文宗

  特朗普执政已500多天,对美国国内外产生的冲击仍在继续。近一个时期,特朗普对美国非法移民的“零容忍”政策招致强烈批评,对盟友加征钢铝关税导致七国集团裂痕加深,威胁对中国发动大规模贸易战令全球股市下挫,但特朗普本人在美国国内的支持率反而有所上升。加之美国经济表现不错,认为国家走向正确的民众比例也有所增加。随着“通俄门”调查的推进和中期选举的压力增大,特朗普似乎在我行我素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这头“闯入瓷器店的公牛”看来不会安静下来,美国乃至国际社会是否继续“特朗普化”,真成了一个问题。

  共和党正被改造成“特朗普党”

  即将到来的2018年中期选举,是检验美国政治是否继续“特朗普化”的重要参考。特朗普性格乖张、滥用行政令、“推特治国”、大老板式的用人之道等,尽管对美国政治颇具冲击力,但其卸任后这些“个性影响”都可能大幅减退。政党政治是美国政治的核心,特朗普对共和党的改造则具有更深远的影响。

  关于特朗普和共和党到底谁改造谁的问题,现在看来,作为美国政治权力的核心,特朗普总统对共和党的塑造力更强些。此次中期选举,包括众议院议长瑞安、与特朗普互怼的共和党参议员弗莱克、科克等在内,想退休或不寻求连任的共和党议员近50人。在这些建制派心灰意冷之际,那些表现得“比特朗普还特朗普”的共和党参选人在初选中表现抢眼。对他们来说,特朗普的站台成了胜选的利器。

  如同2010年“茶党”运动推动多位反建制议员进入国会一样,如果此次选举反建制的参选人成批量进入国会,并帮助共和党继续控制两院,特朗普在国会的同盟军将会壮大,未来美国的“特朗普化”还将继续。共和党正从一个秉持自由贸易、在移民问题上比较宽容的政党,被改造成“特朗普党”。

  根据美国政治的钟摆效应和历史规律,美国主流媒体倾向于认为共和党将在中期选举丢掉些席位,民主党至少会夺回众议院控制权。如果民主党控制国会一院或两院,必定会从立法层面全力阻挠特朗普的施政。当前,特朗普和共和党均誓言扭转历史规律,不甘寂寞的白宫前首席战略师班农还通过媒体向前老板喊话称,只要特朗普“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并全力助选,共和党仍将赢得中期选举。看来,此次选举定是一场恶战,直接关乎特朗普的执政地位和美国未来政策走向。

  美国政治和社会都在“特朗普化”

  如果说2018年中期选举是检验美国政治“特朗普化”的期中考,2020年美国大选就是一场大考。特朗普是美国历史上最早筹备竞选连任活动的总统之一。其“永续竞选”的执政风格和相关政策,包括通过放松监管和贸易保护振兴钢铁、煤炭和汽车等传统产业,瞄准的就是2016年大选中将其送入白宫的中西部“铁锈带”选民。特朗普对非法移民的强硬态度、削减合法移民数量的立法努力等,一个出发点是保护白人蓝领和中产阶级的就业和福利。在美国红蓝政治版图基本保持不变的情况下,得“摇摆州”者得天下,得“铁锈带”者得天下。

  纵观美国政治史,美国两党的意识形态呈现周期性变化,背后的选民群体也在不断分化重组。如果特朗普对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逆转,导致“铁锈带”的白人蓝领更坚定地从民主党倒向共和党,并让特朗普成功连任,则表明美国发生了新一轮的政党重组,美国政治的“特朗普化”将更加彻底。特朗普在移民、控枪、堕胎等议题上的保守政策,虽然激起强烈反弹,但已经扭转了奥巴马执政时期的社会左倾势头。如果对外来移民的强硬态度成为美国民意的主流,则表明美国社会也“特朗普化”了。

  不管中期选举结果如何,未来两年两党及其选民群体的斗争将更加白热化,“美国反对美国”的图景将更清晰。如今特朗普的极端政策刺激民主党紧密团结,积聚反特朗普的力量。如果民主党在2020年大选中推出有竞争力的总统候选人,并通过出色的选民动员实现更高的投票率,就有可能掀起“蓝色巨浪”,并最终击败谋求连任的特朗普。近年来,女性选民对特朗普不尊重女性的言论日益不满,正释放出更大的政治能量,她们未来的政治倾向可能成为决定美国政治和社会走向的关键。

  国际社会也面临“特朗普化”风险

  国际社会与特朗普治下的美国的互动,则影响着国际社会“特朗普化”的程度。特朗普掀起的贸易保护主义和孤立主义,对二战后的国际秩序造成巨大震撼。外交是内政的延续,特朗普的任性和“退群”有深刻的国内根源。当今的美国无意承担更多的盟友责任和国际责任,难以继续为贸易伙伴提供更大的市场,是美国经济实力和国际地位相对下降、国内矛盾尖锐化的结果。

  特朗普不顾盟友的求情对欧盟、加拿大、日本等加征钢铝关税,并在气候变化和伊核问题上与之分道扬镳,使七国集团面临成立以来最大的窘境。联合国、世贸组织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美国多项政策的批评,更凸显美国单边行为的不得人心。更重要的是,如果特朗普在贸易和台湾问题上对中国肆意妄为,作为国际政治稳定器的中美关系将发生重大变化,中美的竞合关系将被中美对抗所代替。仅就贸易而言,如果特朗普不顾美国国内和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升级贸易战,由此引发的产业危机可能在部分国家触发金融危机和社会危机。

  一旦民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蔓延,将标志着国际社会被“特朗普化”。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欧盟、日本等主要经济体和广大发展中国家能否形成合力,慑止并塑造特朗普的政策和行为,关系重大。

  美国政治和世界政治均处在痛苦嬗变的阶段。一些学者认为特朗普是位“破大于立”的总统,美国国内和国际社会的新秩序很难在特朗普任内建立起来。这一看法有道理,如果特朗普的贸易保护政策像美国前总统胡佛一样引爆美国股市,美国的政治生态将迅速变化,国际社会也将面临更大不确定性。(作者是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美国政治室主任)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