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纯:贸易战当前,欧洲更需要凝心聚力

2018-06-28 00:58 环球时报 丁纯

  作为对美国对欧盟钢铝产品分别征收25%和10%附加关税的反制举措,欧盟日前对美国输欧的价值约33亿美元的产品加征附加关税,并计划未来对约43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征收10%到50%的关税,以回应特朗普叫嚷对欧洲汽车提高进口关税。欧美贸易战某种程度上说已经开打,这对欧洲将造成怎样的影响,以及会怎样影响欧盟成员国对美的态度,颇为引人关注。

  经济复苏蒙上阴影

  仅从迄今已经落地的欧盟对美出口钢铝产品关税措施看,对欧盟的直接经济影响似乎并不算大。2017年,美国对欧盟的贸易逆差超过1510亿美元,而欧盟对美国出口产品总计4350亿美元,目前美国提高关税所影响的欧盟出口的钢铝产品合计约74亿美元,仅占整个欧盟对美国出口产品价值的不到2%,和欧盟17.1万亿美元的经济总量比更是微乎其微。

  但是,欧盟清楚,特朗普政府此次以平衡贸易赤字为目标的增税举措,意在进一步全面撬动欧盟的市场准入,绝不会轻易善罢甘休。下一个目标已经盯上了欧盟对美出口的大头——汽车,美国政府威胁要对来自欧盟的汽车征收20%的关税。此举事关欧洲年度540亿美元对美汽车出口大单,加之美欧间的贸易呈现出典型的互相竞争的产业内贸易的特征,是欧盟不敢等闲视之的。

  进而,面对视现存国际贸易规则和机构为无物、四面出击的特朗普政府,欧盟更担心“美国激进的单边行动和国际贸易争端解决机制的停摆,将使全球贸易关系恶化,经济治理倒退。”这将是坚信规则为基础的、依赖自由贸易、倡导多边贸易体制的欧盟经济不能承受之重。诸如中美、美加贸易战也均会给欧盟和世界带来负面外溢影响。

  来自于大洋彼岸的制裁和威胁,加上可能持续升级的贸易对垒的不确定性,无疑会给本身就显孱弱的欧洲经济复苏蒙上阴影,尤其打击投资和消费者信心。最新数据显示:欧元区一季度制造业增速下滑问题突出,投资者、消费者信心不足。据欧洲央行预计:未来三年(2018年至2020年)欧元区经济增速将有所放缓,GDP预计增速分别为2.1%、1.9%和1.7%,呈现逐年递减的趋势。因此,尽管欧洲央行维持先前拟定的年底逐步退出量化宽松的计划,但未能减轻市场的担忧。

  法德核心并不同步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此次欧美贸易争端,矛头直指制造业立国、欧盟的出口大户德国。2017年德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达到了670多亿美元,占欧对美顺差近一半。美国是德国最大出口市场,其中德对美出口汽车和汽车零部件达286亿欧元,占德国对美货物出口25 %,可谓举足轻重。特朗普威胁的对欧输美汽车提高关税一旦落地,将直接对作为德国支柱产业的汽车业形成难以承受的越顶打击。

  “屋漏偏逢连夜雨”,综观欧债危机期间一直一枝独秀的德国经济,如今已疲态尽显,难称乐观。今年德国的制造业订单已连续四个月出现下滑,德国制造业信心指数也下降至近10个月最低位。同时,出口增长放缓,私营部门投资减弱。德国经济研究所也已将今年和明年的德国经济增长预测下调至1.8%。而欧美贸易争端,无疑会雪上加霜。德国BDI产业协会表示,美国的保护措施可能会导致德国经济增长率降低0.25%,如果欧美关系恶化,对经济的拖累将会更大。

  面对美国贸易制裁和威胁,在欧盟一致对外的“我们不能在被枪指着脑袋的情形下进行谈判”(欧盟贸易委员马尔姆斯特伦语)强硬表态背后,欧盟内部各国都有自己的小九九,心态颇令人玩味。即便是对外主张强势应对特朗普讹诈、信誓旦旦要重启欧洲一体化的欧盟核心——法德两国,在此次争端中对美立场态度,因利益不同仍有不小差别。

  德国作为对美主要顺差国,一直不希望矛盾激化,建议欧盟接受美国所提出的钢铝出口配额制,来换取钢铝产品的关税豁免;希望美欧双方可以就一个简化版的TTIP进行讨论,考虑以降低工业产品与汽车的关税作为对美诉求的回应。相反,法国对美国的态度则较为强硬。法国期待的是美方全面、永久和无条件地豁免欧盟关税,并拒绝与美国就此进行谈判。法国总统马克龙曾表示:“从德国出口看,美国是德国最大的买家;而对法国来说,美国仅仅是其第五大出口目的地”。

  单打独斗难以有效

  当然,我们也应看到:特朗普政府的讹诈、威胁,令欧美互怼,贸易争端升级,一定程度上还有着促成欧盟加强抱团取暖,应对外来压力威胁的另一面。

  首先,面对特朗普政府的极限讹诈、威胁,欧盟各国越来越清晰地认识到,保护自身的利益需要依靠自身团结一致,以暴制暴,方能自救。实践证明,即使如德国这样的欧盟第一经济大国,仍无法在与美国的谈判中获得对等地位,更遑论其他欧盟成员国。美国一再挑战欧盟国家的底线,使欧方认识到一味忍让可能失去的更多,进而针锋相对,出手反制,尽管这种反制是有所节制和非常谨慎的。

  其次,欧盟也意识到:即便是一个团结的欧洲,在与美国的贸易争端中,反制的手段和规模仍很有限和不对称,而且在防务、国际事务、全球治理上仍受制于美国。有鉴于此,欧盟在反制示强的同时,仍在不断劝说美国,同时重申欧盟在政府招标、产品的市场准入、监管机构合作、以及WTO改革等多方面愿意与美国展开对话,堪称以战促和。笔者认为,美欧贸易争端终将以妥协、重构利益分配了结。

  最后,在应对特朗普的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时,欧盟应该更多地和中国等主张多边主义、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尊重WTO的国家和地区加强合作,哪怕只是组成临时性的“议题”联盟,而非全方位的战略合作伙伴,至少让其可在与美国谈判中获取更多要价筹码,远胜过单打独斗。欧盟应摆脱目前这样既向美国要“自由贸易”,又怼中国缺乏“公平贸易”的怨妇心态。(作者是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欧盟让·莫内讲席教授)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