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莹:俄美关系将迎来怎样的变局

2018-06-28 01:00 环球时报 刘莹

  随着美国总统国家安全助理博尔顿于27日抵达俄罗斯首都莫斯科,与俄外交部长拉夫罗夫会面后正式宣布美俄首脑计划会晤的消息,外界关于特朗普与普京在下月进行会面的讨论也达到了一个新的峰值。

  在两党共同施压下,特朗普去年8月签署了对俄罗斯、伊朗等国的制裁法案,美国财政部又在今年年初公布了“克里姆林宫名单”,200余名俄高级政治和商业精英“上榜”。今年以来,美方已对俄罗斯追加多次制裁,并联合20余个西方国家驱逐多达150名俄外交人员。

  俄美关系会因为一场“普特会”而发生重大的方向性改变吗?笔者认为,以美国国内对俄罗斯的整体氛围,及大多数建制派精英对俄的态度来看,这种可能性并不大。但是,美国过去一段时间的对俄政策也难以持久。

  首先,尽管美俄关系恶化引发了重回冷战的担忧,但与彼时不同,在日益多元的全球化时代,西方企图用制裁手段全面遏制、打垮俄罗斯是大概率不能成功的事情。特别是在面对叙利亚、伊朗、乌克兰等地区问题时,美国不可能绕过俄罗斯等国家独自解决。这种在国际问题中的相互需要是客观存在的,美国无法回避。

  其次,美国不得不看到并承认俄罗斯与西方的诸多不同,并在此基础上调整对俄策略。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虽然按照西方的联邦制、多党制和三权分立原则建立了总统共和制度,但却在随后的政治实践中对西方开出的“药方”进行了调整。西方忽视俄罗斯历史和政治的独特性,对俄内政问题进行抨击和干涉,并用“颜色革命”的方式围剿俄传统地缘势力区域。这种违背主权国家意愿的作法,在激怒俄罗斯的同时,也会损害美国的国家利益。

  再次,美国还要在军控和反恐方面与俄罗斯继续合作留有余地。美俄2010年签署、2011年生效的新版核裁军条约已满7年,两国也已于早前互换了战略核武库数据。美国如想与俄罗斯在军控领域开启新阶段,就必须先恢复正常的沟通渠道。反恐方面,随着叙利亚局势逐步趋于稳定、IS势力在多地被铲除,美国终于承认俄罗斯在叙利亚保持了一种有限但是政治有效的存在。接下来,华盛顿需要在IS溃败后拿出与俄继续进行反恐合作的方案。

  最后,美俄关系的建构是个长期过程。在经历了叶利钦时期的“暧昧”,到普京初任总统时的“和谐”,到2007年慕尼黑安全政策会议上的对峙,再到奥巴马时期的“重启”,直至2014年以来因乌克兰危机、叙利亚内战和美国大选引发的持续恶化,美俄关系这辆起伏不定的“过山车”现在似乎已经驶入了一条不知尽头的黑暗隧道。

  在美国两党就对俄政策尚存争议的情况下,一些政治精英已经提出,与其用制裁、孤立的手段进一步将普京政府推向与西方对立且不可知的极端一侧,不如还是回归理性,用将俄罗斯整合进当前国际秩序的外交手段,为合作留出余地。虽然冷战时期特殊的地缘政治和意识形态环境已经发生改变,美俄两国的核威慑力仍然是当今世界面临的最大危险,双方也都不希望发生直接热战。

  如果说特朗普上任前后与普京“惺惺相惜”的个人暧昧态度备受诟病的话,那么现在华盛顿扭转对俄罗斯的外交政策也不太可能。不过可以看出,美国也在重新思考对俄罗斯的立场,考虑“选择性接触和选择性抵制”的可能性。(作者是美国斯坦福大学访问学者、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教授)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