笪志刚:中日文化交流潜力超越两国

2018-06-28 01:04 环球时报 笪志刚

  26日,日本前首相细川护熙向中国国家图书馆捐赠由36部、4175册组成的珍贵“汉籍”,其中包括失传千年的唐代典籍。消息引来人们赞叹的同时,也触发思考:两国应如何进一步弘扬文化传统,促进文化交流与合作,为不断改善两国关系注入新基因。

  在中日长达2000多年的交流史中,文化交流是两国认知、融合、交互最为深刻的领域,也是追溯历史最为久远的。与中国文化在古代、近世深刻影响日本,日本拜中国文化为师相比,近代,尤其是现代,吸收欧美文明养分的日本文化更多影响中国,成为中国借鉴西方文明的窗口。

  同样,近代的中日文化交流也是中日冲突与碰撞甚为激烈的缩影,也佐证了日本文明及文化的独特性与岛国文化影响力的狭隘一面。周恩来总理“两千年友好,五十年对立”的概括也折射了中日和平相处则两国互学互鉴,文化交流异彩纷呈,中日交恶则影响两国国运兴衰走向歧路,文化交流也受到影响的事实。

  以中日恢复邦交45周年、《中日友好条约》签署40周年为契机,两国关系出现改善势头,再次验证了文化交流与合作在遏制双边关系交恶,国民感情下降上的特殊作用。

  其实,文化交流与合作不仅是修正中日关系的“定盘星”,也是促进东亚乃至亚洲区域一体化的催化剂。在全球化、区域一体化的今天,未来国与国竞争的核心是文化软实力,区域开放包容的关键也是文化上的兼收并蓄。中日两国依托具有历史积淀的文明对话、文化吸引、广域传播,续写区域文化共同体的机运正在形成,以文化为基,谋求东亚乃至亚洲区域一体化的认知感、归属感,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经济的贡献者、世界秩序的维护者的身份认同的脚步,正在悄悄向东亚走来,朝向亚洲潜滋暗长。

  俄罗斯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说“美能拯救世界”。那么,文化交流就能重塑国家关系乃至世界格局,创造一个具有共同意识的和谐共同体。(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