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 查克旻:“黑公关”的要害在哪

  最近一段时间,两家互联网公司冲突升级。它们之间的怨气围绕“黑公关”展开,在中国互联网科技行业恶性竞争背景下,其道德和合法性受到怀疑。

  “黑公关”定义广泛,一般用来指诸多不诚实的公关活动。往最好里说,“黑公关”涉及与媒体建立关系,鼓励正面报道,劝阻负面新闻。往坏里说,“黑公关”包括直接给媒体塞钱。最坏的情况是,公司泄露竞争对手的负面信息给意见领袖、记者或者媒体,并付钱给他们发表,不管这种信息是否真实。在世界很多地方,这都是普遍现象,中国商界也不例外。如果我写一家公司的正面报道,编辑很难采用,他们怀疑,我可能收了钱才这么写。如果写一家公司的批评性文章,我还会不断被问:“谁出钱让你写的?”

  “黑公关”作为一种工具可以追溯到几百年前,甚至一千年前。这种“黑技术”的操作者往往是非常重要的历史人物。美利坚合众国建国期间,一个名为詹姆斯·卡伦德的记者,曝光了乔治·华盛顿的财政部长汉密尔顿与有夫之妇的奸情,同时指控汉密尔顿财政腐败。虽然没有证据证明汉密尔顿除了通奸之外的腐败行为,但卡伦德的做法却让他难以竞选总统。托马斯·杰斐逊看到这样的效果后,雇用卡伦德写文章败坏时任总统亚当斯的名誉,为自己的8年总统路打下基础。

  但是,卡伦德这样的人也有另一面。他关于汉密尔顿通奸的轰动性新闻,可能是汉密尔顿的政敌泄露或者付钱发表的。而且,如果一个被信赖的官员可能有腐败行为,难道公众不应该知情么?虽然通奸消息的泄露和公之于众,是卑劣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是堕落的,但它是否也符合公共利益呢?同样,如果中国一些科技公司对公众信息管理不善,或者这些公司进行非法、欺骗或者不道德的竞争活动,难道中国公众不应知情吗?

  至少在我看来,重要的不是谁制造了信息,而是信息是否真实或者重要。那么,怎么办?我认为,毫无疑问,中国媒体(特别是报道商业活动的媒体)对施压企业,促其向好发展,普遍有积极效果。但同样无可置疑的是,中国媒体同样也可能存在不当活动。因此,中国如何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让中国媒体像西方媒体一样恐怕不太可能,也不会长久。参照新加坡媒体可能有所帮助。虽然新加坡比美国或者欧洲限制多,但其媒体充满生气,且物尽其用。新加坡体制的一个特色是,公司或者个人可以频繁使用诽谤法起诉那些造谣的人。这给媒体造成压力,它们必须确保自己的报道是准确的。

  然而,对于所有媒体和企业公关来说,要想有效运作,必须遵守一条共同的底线:公众对公正诚实报道的需求,同时躲避不诚实的信息源。近年来,一些高品质媒体在中国兴起,但与此同时,令我震惊和失望的是,我的一些朋友在分享某些微信文章时却快如闪电、不假思索,要知道这些文章的耸动性说法并无多少证据。

  媒体的质量不仅取决于法律或者监管,还取决于公众要什么、读什么和信什么。如果公众要的是垃圾食品,他们就会得到垃圾食品,并因此变得不健康。如果他们要的是营养食品,他们也会得偿所愿,并且因此变得强壮。(作者是企业培训师、专栏作家,传文译)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