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震海:再见!新古典自由主义

2018-07-03 00:50 环球时报 邱震海

  过去40年,中国从“站起来”到“富起来”,现在进入“强起来”阶段。跃升三个台阶,举世瞩目。整个过程当然也历经曲折。其中包括,逐步摆脱新古典自由主义在学术界和政府中的负面影响。如果说,新古典自由主义这个学术名词比较抽象,那我们就从与人民生活息息相关的住房、医疗和教育说起。

  众所周知,住房、医疗和教育在中国是三件令人头疼的事情。20世纪90年代,很多人以为市场化就是灵丹妙药,一股脑将住房、医疗和教育全面推向市场,但忽略了无论是住房,还是医疗和教育,它们既是商品,同时更是公共服务产品。作为商品,它们必须具有价格和价值;但作为公共服务产品,它们又必须以服务全社会绝大多数人为目的。全盘市场化的观点,正是受了新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的影响。

  必须承认,作为新古典自由主义实践的里根主义和撒切尔主义,对于20世纪80年代的西方经济做出了贡献。然而,这些理论和实践本身也隐藏了不少盲点,那就是一味相信市场的力量,而完全忽略甚至否认国家力量对市场的调节作用。冷战结束后,新古典自由主义大行其道,继而形成“华盛顿共识”,但也终于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受到严峻挑战。

  中国改革开放初期,一批学习传统政治经济学出身的经济学者,开始接触到西方的市场经济理论,立刻为之迷恋,以为在计划经济的中国,只要实行了全面市场化,就能解决一切问题。岂不知,西方的市场经济核心不光是市场化,同时也在强调程度不同的政府干预,无论是英国的凯恩斯主义还是德国的社会市场经济,都是如此。

  在全世界范围内,世界经济并未真正从十年前的金融危机中走出,过去将近40年,西方世界的贫富分化在迅速扩大,同时第四次科技革命正快速而剧烈地改变着人类的生活方式和生产流程,由此引发的新产业革命又将导致更大规模的贫富分化。

  必须承认,市场经济是过去近250年人类摸索出来的一套能在最短时间内有效推动经济、积聚财富的经济制度。但是,市场经济最大的优点是效率,而最大的缺点则是不公。因此,市场经济显然是一把双刃剑,过去250年西方社会经历的所有风波,几乎都逃不出这一铁律。

  对中国来说,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始终存在一股全盘市场化的风潮,每当社会公共产品提供不足、社会矛盾激化时,就希望以继续市场化来解决问题。殊不知,很多问题恰恰是市场化过度,国家宏观调控之手没有跟上所造成的。

  从过往的实践来看,市场经济导致的不公,恰恰可以用中国制度的优势予以弥补。当然,在市场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原有计划经济特征的管理形态也面临转型。中国过去40年所取得的成就,都是市场经济和宏观调控配合得当的结果。同理,配合失调也导致了一些问题突起来。

  在改革开放40年后的今天,该彻底和新古典自由主义说再见了。(作者是德国图宾根大学博士、凤凰卫视评论员,新著《2020大布局》)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