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来辉:应对中国的“经济侵略”?美国经济民族主义者的无知与恐惧

2018-07-06 18:12 环球时报 谢来辉

  应对所谓的中国“经济侵略”似乎已经成为当前美国政府对中国开展贸易战的思想基础。今年3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布了一份所谓针对中国“经济侵略行为”的总统备忘录。特朗普总统认为,美国因为其他国家不公平的贸易行为而产生了巨额的贸易赤字,因此遭受了大量的企业倒闭和失业;中国是造成这一问题的主要原因,美国因此针对启动301条款对中国征收高额关税。

  6月19日,美国白宫贸易和制造业政策办公室发布了一份报告,更加充分地体现了当今美国政府经济民族主义者的基本立场和观点。这份报告题为《中国经济侵略如何威胁美国及世界的技术和知识产权》,其中认为,中国的大规模工业现代化和经济增长是通过“不符合全球经济规范与规则”的行为实现的,并将其统称为“经济侵略”(Economic Aggression)。报告罗列了中国的六大类“经济侵略行为”,分别是保护国内市场免于进口的竞争、在海外市场拓展份额、在全球拓展和控制核心自然资源、主导传统制造业、从其他国家包括美国获取关键技术和知识产权、以及抢占驱动未来经济增长的新兴高科技产业以及诸多国防工业技术前沿等。报告重点分析了后面两类情况,最后的结论是:“鉴于中国经济规模、市场扭曲政策的程度,以及中国主导未来全球工业的既定意图,中国攻击全球技术与知识产权的经济侵略行为,不仅对美国经济,而且也对整个全球创新体系都构成了威胁。”

  这个白宫贸易和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今年4月份才刚刚成立,其负责人正是美国白宫贸易委员会主任彼得·纳瓦罗。作为一个美国著名的经济民族主义者,纳瓦罗早在2011年出版的一本畅销书中就已经明确叫嚣要反击中国“经济侵略”。纳瓦罗在书中声称:“通过立法对中国进行贸易制裁,美国可以保护自由贸易的国际体系,并确保美国经济的长期繁荣;这种立法并不是‘保护主义’,相反,它是简单的常识,是面临中国经济侵略行为时的合法自卫。”纳瓦罗也正是因为书中狂热的经济民族主义思想,被特朗普纳入竞选团队,最终成为白宫的主要经济智囊。

  通过贸易制裁来解决贸易赤字问题的观点,其实体现了经济民族主义者的无知。曾任小布什总统的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的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格里高利·曼昆曾明确指出,纳瓦罗等人对经济增长一知半解,犯下了非常低级的错误。他们不了解贸易赤字减少了就意味着投资减少,会导致利率升高和消费减少。“就连经济学一年级的学生都知道贸易赤字和资本流入相关联的”。

  当然更为要紧的是,美国政府的相关文件充满了对中国经济发展模式与角色的严重偏见与恶意诋毁。正如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学者斯科特•肯尼迪认为,上述报告完全体现了纳瓦罗的惯用措辞和看待中国的方式,纳瓦罗在撰写报告时“并没有一视同仁地搜集所有证据进行分类筛选,而是根据已经确定了的论点,选择性地去寻找证据。”

  为了辨明是非,我们有必要澄清事实真相,更加全面地对其中所谓中国“经济侵略”的观点进行深刻批判。

  第一,发展现代经济体系和融入世界经济是中国人民合法的发展权益,是中国人民通过勤劳的双手创造出来的成果。

  美国政府的报告大肆渲染中国融入世界经济体系后的份额以及在全球制造业中的地位,似乎认为这一切都是不正当的。

  事实上,中国60%左右的出口都是通过外资企业,其中包括许多美国企业,其余的出口也大多来自中小型私营企业。这些外资企业并没有获得中国政府的补贴,他们获得了出口部门的大部分利润。另外,中国把对外贸易顺差所获得的外汇,长期大量投资美国国债,给美国政府提供低价融资,这也使得美国的资本可以回到东亚,获得高额的利润回报。

  更为重要的是,中国是作为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发展中大国,以自身的工业基础和劳动力优势进入世界市场和接受国际分工,最终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主要的贸易大国。今天中国所取得的这些成就,完全是中国人民在很低的起点和不利的国际贸易条件下通过艰辛的劳动所取得的。

  中国人民的勤劳本来应该得到更多的认可。早在19世纪末,美国来华传教士明恩溥(Arthur Henderson Smith)曾经大力称赞中国人的勤劳。他说:“如果一个民族具有像中国人那样的身体素质,能够在战争、饥馑、瘟疫和鸦片的打击下坚强地生存起来;如果他们注重一些生理学和卫生学的规律,保持营养,食物适宜,那么他们不仅将有足够的力量占据地球的主要地区,还会更加先进。”“不久的将来,中国人将会获得他们无与伦比的勤劳所带来的全部报偿。”经过上百年来的奋斗,特别是自从40年前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通过经济发展和针对性的政策措施,使得8亿人口脱贫。这对于联合国实现减贫领域的千年发展目标是最大的贡献。

  中国所取得的伟大成绩以及背后的伟大奋斗历程,是西方发达国家在历史上通过殖民掠夺所实现的资本积累和经济繁荣所完全无法相提并论的。

  第二,中国经济是对世界经济良性发展的积极贡献,而不是威胁。

  2017年12月联合国发布的《2018年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报告指出,2017年全球经济增长有1/3是仰仗中国。报告指出:“在中国经济增长、强劲的个人消费、较高出口和宽松的宏观经济政策带动下,预计区域经济仍然相对稳定。”在金融危机之后世界经济复苏乏力的背景下,中国对拉动世界经济增长都做出了重要的贡献。近五年来,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年平均贡献率达30.2%,超过同期美国、欧元区和日本贡献的总和。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曾高度评价中国经济对世界的积极意义。她说,“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制定的改革方略推进经济转型,实现更高质量和更可持续增长的结果。这对全球经济来说有着积极意义,我们非常期待看到这些变化。” 拉加德表示,尽管世界经济增长缓慢,但发展中经济体前景乐观,是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贡献力量,中国是其中典型代表,表现仍很抢眼,是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贡献力量。

  中国经济崛起对于世界的积极作用也得到了越来越多的认可。2017年10月16日,美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报告调研了七个亚太国家对中国的看法。其中,认为中国在经济上的崛起主要是机遇的国家较多,包括澳大利亚(70%)、日本(53%)、印尼(49%),菲律宾(48%)。2017年中国在全球事务中的积极作用也得到了认可。2018年1月18日,国际民意咨询公司盖洛普(Gallup)发布了关于全球领导力的调查,结果显示,31%的受访者赞成中国是世界的“新领导力量”,这一比例仅次于德国(41%),高于美国(30%)。

  针对美国政府对中国的指责,纽约大学教授詹姆斯•诺尔特(James Nolt)提出疑问:如果说中国贸易具有掠夺性,为什么只有美国是受害者?按理来说,大部分国家都应该有贸易逆差,而不仅只是美国。他发现,事实上,仅次于中国的八大出口经济体中,只有美国、法国和英国对中国存在逆差,后两者逆差相对较小,因为中国不是它们的主要贸易伙伴。日本与中国的贸易大致平衡,而其余所有国家,包括德国、韩国、荷兰和意大利,都对中国有贸易顺差。可见,美国政府的指责缺乏根据。

  第三,中国是国际规则和国际秩序的维护者,而不是钻空子的破坏者。

  美国政府认为,美国是按自由贸易规则行事的“市场经济”,而中国是“非市场经济”,通过政府对产业的大量补贴进行着不公平的竞争。相反,中国坚持认为自己遵守了由世界贸易组织(WTO)裁决并执行的全球多边贸易规则。而且,特朗普如今在WTO框架外实行单边关税,因此美国才是规则的破坏者。越来越多的人们意识到,中方的论述更有说服力。

  中国为履行加入世贸组织承诺实际上付出了巨大努力。中国商务部部长王受文在介绍《中国与世界贸易组织》白皮书时表示:“没有一个世贸组织成员因为中国加入世贸之后经济恶化或者吃亏”。中国在世贸组织被起诉的案例一共41起,对于已结案的,中国均遵守世贸组织的裁决。“中国没有一个案子因为不履行WTO的裁决被其他成员起诉。”

  在加入世贸组织的谈判过程中,为了获得西方发达国家的妥协,中国不得不在入世议定书中接受了关于补贴和倾销、特定产品过渡性保障机制、WTO成员的保留条款等不利条款。这些条款准许世贸组织其它成员方在中国入世的15年内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在12年内可对中国特定产品实施过渡性保障机制。正是在这样一种极为不利的环境下,中国取得了巨大的发展成就。可是至今,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仍然拒绝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并以此作为要挟中国的筹码。

  当前,关于到底谁是国际规则和规范真正的破坏者,国际社会和国际组织已经越来越清楚。当前美国政府启动的“301条款”源自美国《1974年贸易法》,当时尚未成立世贸组织。如今中美两国都是世贸组织的成员,按理应该通过世界贸易组织来解决贸易纠纷。相反,美国政府启动这一条款而不诉诸世贸组织的程序,说明美国并不信任世贸组织。中国的立场始终是要求在世贸组织的规则框架内讨论和解决问题。2018年6月8日,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发言指出:“基于规则的国际体制正在受到威胁。令人吃惊的是,造成威胁的不是某个臭名昭著的国家,而是构筑这一体制又一直以来保护这一体制的美国。”美国彼特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亚当·珀森(Adam S. Posen)最近也撰文认为,特朗普领导的美国政府是对当今世界经济秩序的最大威胁。

  第四,中国的研发能力在最近十多年快速发展,但是基础还很薄弱,尚未能对西方国家在全球创新体系中的地位构成挑战。

  21世纪以来,以欧美等发达国家为主角的全球创新版图发生了重大变化,部分研发和创新活动逐渐向新兴经济体转移。新兴经济体的技术追赶明显提速,与发达国家在部分领域缩小了差距。中国、巴西、印度、土耳其等新兴经济体研发支出快速增长,在全球的研发份额逐年上升。其中,中国研发投入的快速增长是一个令人瞩目的亮点。据预测,中国的研发支出将在2019年前后超过欧盟和美国,跃居世界首位。

  中国将对全球创新格局变化继续发挥举足轻重的影响,但是发达国家主导全球创新的局面仍将持续。根据2016年8月由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和康奈尔大学等机构联合发布的2016年全球创新指数,中国首次跻身世界前25位最具创新力的经济体行列,这也是发展中国家首次挤入高度发达经济体创新能力行列。自2007年全球创新指数排名发布以来,高度发达经济体一直占据着前25名的位置。

  尽管如此,美国经济民族主义者对中国的创新雄心心存忌惮,特别是认为“中国制造2025”计划将形成对其经济竞争力的毁灭性打击。这种恐惧的心理也带来了对中国技术赶超的手段的怀疑。于是,一个斯诺登所揭露的间谍网络强国,反而摆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态,捕风捉影地寻找中国不当获取美国技术机密的方式,并且提出要排斥中国留学生在美国从事高科技合作研究。

  第五,当前美国政府正确地找到了美国经济和社会的病灶,却诊断错了病因,更是开错了药方。

  当前美国的右翼民粹主义者试图直面蓝领工人失业,制造业空心化等问题,试图找到并解决美国社会不平等的问题。导致这些问题的根源是美国经济的金融化,是美国国内的新自由主义政策,而不应该在国际间寻找答案。历史已经造成,攻击中国或者试图强力挽回已经于事无补。前总统奥巴马得得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杰森·福尔曼在接受《华盛顿邮报》的采访时说:“美国经济的挑战最大来源和应对之道应该从国内政策中去寻找。虽然国际间的问题和公平竞争的环境确实重要,但是中国并不是所有问题的根源。修理中国也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但是,特朗普政府把美国制造业的衰落和蓝领工人失业完全归咎于经济全球化、WTO以及中国,甚至对中国的经济崛起进行大肆妖魔化攻击。

  这不禁让我们想起美国历史学家理查德·霍夫施塔德曾提出的一种观点。他认为,美国政治思维中存在一种根深蒂固的“偏执”,其特点是“过于夸张、充满猜疑和阴谋幻想”。当前特朗普政府正在积极煽动这种情绪,因为他把美国几乎所有的痼疾都归咎于局外人。美国最终将无法承担这样做的后果,这一切只会加速美国的衰落。(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特约研究员 谢来辉)

责编:魏少璞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