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兴春:观察印度切忌盲人摸象

2018-07-16 00:33 环球时报 龙兴春

  近些年,由于印度魅力型领导人莫迪上台,以《摔跤吧!爸爸》为代表的多部印度电影在中国火爆,中印军事对峙,以及中印领导人的频繁会晤等极具新闻价值的因素影响,中国社会对印度的关注空前增加,每天都可以看到传统媒体与自媒体对印度的大量报道和评论。相较过去中国社会注意力更多聚焦发达国家,增加关注印度这个有13亿人口的邻国,应该说是一件好事。然而,不管是传统媒体还是自媒体都存在对印度的误解和曲解,误导中国社会对印度的正确认识。

  误把个别当整体。以莫迪2016年11月的“废钞令”为例,中国媒体跟印度媒体一样,较多地报道了反对该政策的意见,特别是很多负面但吸引眼球的新闻,如银行门口排队换新钞的长龙,病人因医院不接受旧钞错过救治而死亡,以及反对党对“废钞令”的严厉批判。给人的感觉是民怨沸腾,莫迪即将为其匪夷所思的决策付出政治代价,甚至可能在随后几个邦举行的选举中失利。那段时间,本人跟印度学者、青年学生和媒体人士保持着密切交流,他们多数认为,“废钞令”有缺陷,也有不得已之处,出现一些暂时混乱是可以理解的。

  现在看起来,“废钞令”在政治上肯定是成功的。相比很多光说不练的政客,“废钞令”显示了莫迪政府改革和反腐败的决心,塑造了敢想敢干的形象,并且在打击腐败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果,得到了多数民众的肯定。2017年莫迪领导的印度人民党在多数邦的选举都获得了胜利,特别是在人口两亿的北方邦赢得了403席中的325席,为赢得2019年的全国大选奠定了坚实基础。

  不能把反对党的观点看成印度的民意。印度号称“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政党多如牛毛,加上印度人爱辩论、爱发表不同意见的天性,印度政府的任何内外政策都会听到反对声音,甚至为反对而反对,经常出现某执政党下台后反对自己原先大力推行的政策。如对华政策上,不管是印人党还是国大党,在野的时候都会指责政府对中国太软弱。反对意见通过媒体放得很大,如果不加以全面观察,很容易误认为是印度的民意。

  纸上规定不等于现实。国内有些自媒体在抱怨中国看病难看病贵和上学难时,有时喜欢拿印度作为比较,指出印度法律规定了免费义务教育和免费医疗的制度,以及印度医疗水平很高,吸引很多外国人到印度治病。中国教育和医疗的确存在问题,但拿印度作为楷模肯定是选错了对象。常识告诉我们,好的义务教育和免费医疗的实现都需要物质基础支撑,而不能只看纸面的规定。在人均收入水平只有中国1/5的印度,免费意味着低质量,少数富人和外国人享有的医疗水准不代表印度整体水平。比对中印义务教育最恰当的指标是文盲率,对比医疗最恰当的指标是人均寿命,而印度的人均寿命是64岁,中国是76岁,中国几乎扫除了青壮年文盲,印度的文盲率约30%。

  印度学者和媒体不等于印度政府。印度的媒体高度发达,英文报纸的发行量比美国还高,媒体和学者对任何议题都会发表不同观点,常常有突发奇想。国内有些媒体,特别是自媒体常把印度学者或印度媒体的观点转述为“印度”的观点,让人误以为是印度政府的立场。如针对中国民航局要求外国航空公司改正把台湾错误标为国家的做法,印度学者提出只有中国承认“一个印度”,印度才会承认一个中国,但这并不是印度政府的立场,印度航空公司网站随后就把“台湾”改成了“中华台北”。

  印裔美国人不能代表印度人。近年来,出现很多印度裔美国人出任著名大公司CEO的现象,但几乎没有华人担任同等职位。因此,有些专家学者和媒体据此认为印度人的管理水平高于中国人,并进一步推论印度经济的发展前景好于中国。但对比中国和印度的现实,不难发现中国的政府管理、企业管理、社会管理水平都高于印度,最明显的是印度发生的重大火车事故远远多于中国。实际上,印裔美国人CEO多数在美国出生长大或接受教育,代表的是美国的管理水平,而非印度的管理水平。否则,只能说明印度管理水平最高的人都去了美国,中国管理水平最高的人都留在了国内。

  印度是一个多民族、多语言、多宗教的国家,多样性是这个国家的最大特点。有印度研究的前辈曾说,“你在印度看到的任何现象可能都是真的,相反的情况可能也是真的,但都是个别或部分的,不是整体或全部”。印度的复杂性不输中国,我们抱怨外国误解中国的时候,也要切忌片面、简单地理解和判断产生“盲人摸象”寓言故事的印度。(作者是西华师范大学印度研究中心主任)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