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仰:书法伪大师缘何而来

2018-07-17 01:18 环球时报 刘仰

  关于丑陋书法、疯癫书法、古怪书法,网上早有展现和嘲讽,只不过近来突然密集了些。我们要注意,中国传统书法的确是瑰宝,与不能因为某个拳击手曾打败中国传统武术“大师”便认定传统武术都是骗人一样,不能因为当今伪书法大师丛生,就将洗澡水和孩子一起泼出去。因此,我们需要问一下:书法伪大师缘何而来?

  首先,这绝不是中国古代书法大家所教。我们今天看到的伪大师有用拖把写的,有用刷墙滚筒写的,有用活体脑袋头发写的,有用注射器写的;还有纸走人不走,写成心电图,点成打孔纸带的,还有纸走人不动,背身不看笔和纸盲写的;还有配上妖娆肢体、迷幻表情、抡大锤、街头斗殴气势的,五花八门,无奇不有。然而,从甲骨文到李斯篆书,从书同文到汉隶,从欧柳颜赵到苏黄米蔡,从王羲之到怀素张旭,中国古代书法家,哪个教他们这么写书法了?按古代书法规则,当今这些伪大师一定会被革出流派,逐出山门。

  两者的重要差别在于,古代书法都有实用性,实用性加美感,这才是书法。《伯远帖》《寒食帖》《快雪时晴帖》《告身帖》《奉命帖》等等,要么是书信,要么是诗笺,要么是公文,谁会把书法写字变成毫无意义、毫无内容的鬼画符?只有到了今天,书法的生活实用性几乎消失了,某些人才给书法找了个新的定位,叫作艺术。但古代书法艺术也不是这些鬼样啊。

  其次,我们就要说这些“妖孽”书法的重要师传,即西方现代派艺术。现代派艺术庞杂无比,一个突出特点就是随意创新,毫无限制。有人将油彩刷在毛驴尾巴上,任凭毛驴自己甩尾巴,便画出了一幅“作品”。有人说要追求“绘画的零度”,于是贴一张白纸,题个名字叫“白底上的白方块”,也算一幅名画。关键是,西方的这些抽象、怪诞还有名有利。近代以来,一些中国人养成崇洋媚外的习惯,看到这些,立马跟风:谁不会啊!不就是抽象吗?抽象不就是让人不懂吗?再听说什么“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于是,毛笔在他们那里便具有了毛驴尾巴一样的功能。

  第三,也许是最关键的。现代西方艺术中,有一种倾向根本不提艺术的自身价值,只注重所谓艺术品的传销价值。它就好比一个传销团伙形成,卖什么并不重要,一只蟑螂,一块牛粪都行。于是,当我们听到在那些伪大师的表演现场有人大声叫好的时候,不能轻易认定他们都是无知,都是不懂装懂的傻瓜,他们很可能比我们精明得多。连“凤姐”都能炒成红人,留着山羊胡、舞者扫把笔的“书法家”为什么不能红?在这个“红就是硬道理”的时代,“红”就能赚钱,哪怕临时骗点钱。

  这些伪书法就是当今文化交融结出的怪胎。只等悟空前来大吼一声:别以为你拿个毛笔、乱涂黑墨就是书法家。(作者是北京学者)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