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幼珉:单边保护主义将冲击美元霸权

2018-07-18 00:48 环球时报 吴幼珉

  在以西方国家为主建立起来的国际贸易框架里,美国过去几十年一直在多边贸易体制中起着主导作用。但国际竞争力下降和高消费导致了美国庞大的贸易和财政赤字。在美国国内,就业和收入分配也都出了问题。美国国内民粹主义所支持的特朗普单边保护主义,有着功利主义和实用主义导向。如今,以“美国优先”为口号,特朗普政府对世界几乎所有主要经济体同时开打贸易战。

  货币霸权是获益工具

  在全球贸易和经济往来中,美元是美国持续获得稳定利益来源的重要工具之一。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的货币霸权对国际货币体系形成了决定性影响,是继历史上西班牙银元、金本位、英镑后的又一个货币霸权。

  美元是当今国际贸易的主要结算货币,也是世界许多国家的主要储备货币;与此同时,美国在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都有最大比重的投票权;通过总部设在布鲁塞尔、在阿姆斯特丹和纽约设立了交换中心的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国际银行同业间交换金融电文和完成金融交易的情况也是美国可掌控的,也成为美国可以把本国法律强加于其他国家的工具。

  这些反映了美国的软实力,软实力形成的环境则是美国经济规模和在国际贸易中其他国家不能比拟的分量。美元的国际地位、美国提供外汇市场的自由度和开放性、不受限的管理国际收支能力、包括贸易信用和金融信用的国际信用等都支撑着美国的货币霸权,而美元更是那些支撑点的“重心”。

  眼下,单边保护主义却有把美国孤立在国际贸易及其体系之外的趋势。虽然美国的货币霸权不可能会顷刻瓦解,但如果人们“端起历史的望远镜”,就可能看到单边保护主义正在冲击着美国的货币霸权,保护主义的结果会与特朗普“让美国再次强大”所承诺的愿景完全相反。

  美元霸权也会坍塌

  从各国的实际利益出发,世界多数国家都愿意继续发展国际贸易。中国是一个出口大国,随着国内收入和消费的增长,中国也会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欧洲、东亚等许多国家的人口和面积等都不能与中国或美国相比,这些国家的科技创新和生产力却往往处于世界的前列,它们要保持和进一步发展生产力,就需要让本国产品的生产具有一定的经济规模,因而这些国家中的多数希望发展对外贸易并坚持全球化。因此,在美国单边保护主义肆虐全球的当下,世界其他国家之间的贸易往来还会持续进行下去。

  与中国相关的“上合组织”成员国、“金砖国家”、中国与东亚或欧洲国家都有增进彼此贸易的共同愿望和发展的空间。而不断加强的贸易联系衍生出来的一个结果便是那些国家可能会逐步以彼此的货币,而不是一定需要使用美元来结算它们间的交易。长此下去,为了日后交割方便,它们还可能增加对方货币作为本国的外汇储备。这也就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道理。

  在经济方面,与欧洲等国的贸易对中国外经贸发展日趋重要;而中国与东北亚和东南亚国家加强经贸往来则会对中国发展国际关系有支撑性的作用。当中国与不同国家的双边贸易量足够大,利用诸如人民币、欧元等来衡量各国的经济规模也就水到渠成。从长远来看,单边保护主义会削弱美元的结算、储备和计量功能,可能动摇美元的国际地位。一些贸易大国也可能适时发展本币的国际交易中心和独立的相关交易系统。

  美国购买其他国家的商品一般是以美国发行的货币来支付的,东北亚等国家也用它们手上一部分的美元购买美国国债。对美国的央行来说,美元和美国国债都属于它的负债。而在美元霸权下的货币机制中,美国的金融资本主义得到了较大发展空间,工业生产减少了,社会购买力和生活水平得以维持,外贸逆差和财政赤字也在增加。

  长期冲击比短期更大

  长期以来,美国与其他国家经常账目的贸易逆差是通过资本账目的顺差来对冲的,保护主义可以减少美国的贸易逆差,而其他国家持有的美元资产也会随之减少。外界有些猜测认为中国在贸易摩擦中迫不得已可能抛售美国国债,笔者认为处理保护主义挑战有许多可行的方案,眼下也许不会恶意抛售美国国债。而美国也不会债务违约,因为那意味着美国诚信破产和从根本上动摇美元的国际地位。

  但如果中国对美出口大幅减少,中国所持有的美国国债自然会减少,否则就不能达到外汇平衡。面对单边保护主义,一些东亚国家也可能会大幅减缩所持有的美国国债。短期内,单边保护主义虽能有助于美国国内制造业的复苏和特朗普在国内推销他的政策,但却会推高美国国内的通胀。长期而言,保护主义冲击着美国货币霸权,美国居民目前依靠借贷,过度消费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水平都会结束,当地社会不一定会适应那样的转变。如同特朗普的减税方案那样,单边保护主义长期对美国经济的冲击也会比短期更大。

  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有分析指出,中美贸易摩擦如果升级,对中国GDP增速的下挫影响可能在1%以内。但着力主动发展新的对外贸易和提升内需,中国实现经济增长目标仍然是可期的。而且,中国还可能会有一些不期而遇的机遇。在美国挑起的这场“世界贸易大战”越打越大的情况下,单边保护主义对美国经济的长远弊端会越来越明显,而保护主义政策的可持续性也是存疑的。除了对美国实体经济可能产生有形的伤害外,货币霸权受到冲击的可能性会也是实实在在的。(作者是香港资深经济评论员)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