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逸:重返中国大陆,谷歌的障碍在哪

2018-08-03 00:17 环球时报 沈逸

  谷歌开发定制系统准备变相重返大陆市场的传言近日引发关注。虽已被中国有关部门否认,但过程中清晰可见的是,欧美主流媒体再度以完全不掩饰的多重标准来对待此类消息。

  几天前,脸书封禁了一批疑似俄罗斯“非法从事宣传”的账号,西方媒体将其解读为脸书顺应大势采取的积极行动;谷歌要开发遵守中国法律的定制系统时,就变成被广为诟病的“帮助作恶”。其背后的逻辑是,社交媒体平台是西方民主国家的政策工具,必须确保其服务于西方国家的外交政策与价值观,是西方国家帮助其定义的非民主国家民众了解真相,策动颜色革命的工具,而不能是相反。

  历史是非常讽刺的,以选择性认知和选择性遗忘著称的西方媒体,非常自然地忘记了,作为互联网自由战略倡导者的希拉里,从2010年1月7日晚宴请包括谷歌公司前CEO在内的社交媒体公司高层共同探讨如何让脸书、推特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工具开始,就亲手打开了一个瓶子,里面释放出的精灵,既策动了“阿拉伯之春”,又诱发了占领华尔街;既在莫斯科的冬季给普京添了不少麻烦,又最终在大选中将希拉里斩落马下。

  民主国家用社交媒体去颠覆其认定的非民主国家内政就是普世价值、政治正确;其他国家复制仿效,在民主国家内部让选民看到一些龌龊的政治真相,就是十恶不赦,就必须被彻底清除。这是哪门子的逻辑?

  谷歌当初撤离中国大陆是基于两个显著错误判断:第一,美国政府为了帮助谷歌打开市场,会使出洪荒之力,而中国政府绝对扛不住美国的压力;第二,中国离开谷歌就活不下去。于是短暂的主动撤离,将换来后续丰硕的成果。没想到的是,谷歌自己把自己隔离到世界上最大的市场之外了。更加尴尬的是,谷歌内部的员工,还把最高领导喊出来的口号当了真,这次谷歌开发定制系统的信息,就是这种认为现行公司高层“背弃普世革命”的员工告密。

  在商言商,对美国这个典型的金融资本超级大国来说,中国市场是其万万不想失去的。对中国市场价值的估算应该是其最核心的考虑之一。在经历2016年总统选举的刺激之后,有组织社交媒体动员能力在全球范围的扩散,注定会在发达国家产生显著的飞去来器效应。理性主义发源地的欧美国家,在经过网络谣言,特别是网络政治谣言的若干轮洗礼之后,对中国倡导的尊重网络主权平等原则,想必会产生更加深刻的理解。到那个时候,真正放下傲慢与偏见的谷歌,以及真正知道有必要消除多重标准的欧美主流媒体,也自然会迎来回归中国大陆市场的真正契机。(作者是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