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东:美向东南亚兜售“印太战略”难奏效

2018-08-06 01:08 环球时报 李海东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日至5日完成对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印尼等东南亚三国的访问,并参加了东亚系列外长会。整个行程中,他较为明晰地勾勒出特朗普政府所谓“印太战略”中尚未公开言明的大致原则:

  首先,大国竞争的原则。绝不允许亚太区域出现削弱美国主导地位的竞争对手,是美国长期以来战略规划的指导原则。在冷战开始到上世纪末的亚太区域,美国曾在安全上将苏联、经济上将日本界定为此类对象,并通过毫不妥协的政策先后拖垮了苏联、拖弱了日本。21世纪以来,中国的崛起招致美国抵制。不论是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还是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美国亚太战略不变的主题是削弱或边缘化中国的地区影响力。蓬佩奥反复表达的“亚太地区不能由任一国家主导”,以及美方试图以“印太战略”框架下的经济投资抵消“一带一路”倡议,都传递出这样的含义。

  其次,在安全与经济分割的基础上巩固联盟的原则。当前亚太区域经济与安全架构的重建处于关键调整阶段。美方的“印太战略”承继了冷战结束以来持续扩大和强化联盟、进而撕裂区域安全的惯有做法,一方面公开指责中方将南海区域军事化,疏离南海区域国家与中国的关系;一方面极力夸大东南亚区域任何纷争,在区域国家中散播不和的种子,以展示美方的重要以及他国对美国的依赖。与以往不同,“印太战略”将安全联盟的观念移植到构建经济联盟的实践上来。其反复强调和付诸实践的是构建美日澳三方经济联盟,进而打造美国主导的亚太经济架构,这样做的后果必定是亚太区域的安全与经济“双对立”,导致亚太区域一体化进程停滞,损害区域各国家利益。

  第三,经济规划差别化为突出特点的逆全球化原则。在这次东亚行中,蓬佩奥再次表达了特朗普政府以美国为中心的众多双边贸易协定来重塑亚太经济格局的规划。虽然美方标榜这是高标准的更好贸易安排,但所有人都明白,单个亚太国家相对美国而言在贸易谈判中一定处于弱势地位,这样的谈判多半会导致以损伤本国利益而向美国输血的结局,构建起来的一定是美国在亚太贸易链条中高居顶端、他国处于中低端的不公平贸易格局。尽管美方宣称也支持自由贸易和以规则为基础的秩序,但其实际政策导致的将是一个丧失公正和平等、高度等级化的贸易格局,这既违背自由贸易核心精神,也背离多边主义互惠共赢的全球化时代潮流。

  第四,他国主权弱化的原则。尽管蓬佩奥在勾勒所谓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时,表达了捍卫各国主权免遭胁迫的立场,但他却又不断指责他国选举不公、治理不当,侵害别国主权;他一面强调南海海空航行自由的重要性,一面又漠视南海区域相关国家海上主权和协调合作的努力,同样漠视自身以将南海军事化的方式,破坏区域国家真正维护南海自由开放的现实。冷战结束以来,美国一贯以别国主权的相对化或弱化来构建展示美国责任的国际秩序,蓬佩奥再次表达出了这种观念。在蓬佩奥的勾勒中,任何不合乎美国利益诉求的他国主权,都是可以公然干预的,美方言行长期以来大致如此。

  蓬佩奥的东南亚之行,可以说是拉开了“印太战略”在东南亚区域付诸实践的序幕。美方表达了推进区域一体化和互联互通的良好愿望,并明确了东盟在“印太战略”中核心地位的立场。但美方向东盟承诺的1.13亿美元科技、能源和基础设施领域援助以及3亿美元安全援助,在额度上与美国对东盟重要性的定位及其期待东盟国家给予美国的帮助之间存在巨大鸿沟。继续对朝鲜去核全方位施压、继续按照美国标准进行国内治理改革、与美国站在一起抵制中国等等,这些美国要求东盟国家付出的代价,令后者感到特朗普政府着实是在与自己玩弄“交易的艺术”。

  特朗普政府对东南亚奉行反映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色彩的逆全球化贸易政策,在东盟外长会上遭到几乎一致性的反对。特朗普政府抛弃前任与部分东盟国家构建TPP的举措,更令东盟国家对美国东盟政策的连续性与可持续性产生质疑。可以明显看出,东盟国家对美国的信任度在降低,蓬佩奥表达的“印太战略”在东盟国家中并未受到普遍欢迎。特朗普政府以构建经济联盟确立美国主导亚太经济格局的举措,甚至导致了美国与日澳等安全盟国的疏离。面对一个奉行极端经济民族主义的美国,后者纷纷寻求加强对华经贸和其他领域联系,致力于融入亚太经济一体化进程,而非吊在所谓“印太战略”这棵树上受罪。

  美国确实认识到21世纪全球繁荣与否的关键,取决于亚太区域格局的构建状况,并试图对此加以引领,但“印太战略”却是一个将亚太推向20世纪那个充满纷争年代的政策处方。它给亚太带来的将是更多的分裂而非繁荣,还是搁置起来吧。(作者是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