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美国在产业政策上搞“州官放火”

2018-08-09 01:00 环球时报 周文

  今年以来,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升温。同时,美国不断滋事,对中国的产业政策横加指责。但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让我们看看美国是如何利用产业政策发展经济,挥舞关税大棒给世界经济带来灾难性影响。

  美曾带给世界的灾难

  回溯美国的产业发展史,我们发现,美国的产业政策有着深刻的历史根源。美国第一任财长汉密尔顿就是早期的产业政策倡导者。他于1791年向美国国会提交了涵盖钢铁、铜、煤、谷物、棉花、玻璃、火药、书籍等众多产业的制造业发展计划,从而开启了美国政府通过产业政策推动工业化的正式篇章。他认为如果遵从比较优势理论,美国基础薄弱的制造业必然会被冲击,而美国的产业只能被限制在农业范畴。因此,他认为政府可以通过征收高额进口关税,极端情况下可以禁止进口,来保护国内刚起步的制造业。

  正是在产业政策的扶持下,美国从一个典型的落后农业国家,一举成为世界第一工业国。一战前夕,美国的工业产量居世界首位,占全球工业总产量的32%,钢、煤、石油和粮食产量均居世界首位。虽然在当今学术界不少学者将市场原教旨主义奉为圭臬,但在19世纪,美国却没有执行这一套理论。相反,美国工业发展的过程中,产业政策发挥了重大作用。

  不过现在,美国总想抹杀这一事实。难怪很多人说,美国最好的产业政策就是让全世界相信美国没有产业政策。

  美国政府一直通过高额关税对幼稚产业实施保护和战略产业发展扶持,仅1820-1931年,美国平均关税税率就高达35%-50%。在美国高关税的领头羊作用下,英国、意大利、德国、法国、丹麦、俄罗斯、日本、西班牙等发达国家在不同历史发展阶段也纷纷效仿。结果,高关税产生的蝴蝶效应,打击了全球经济的稳定,也成为1929-1933年世界经济危机的导火线。从1929年-1933年,世界贸易额从350亿美元下降到120亿美元;美国以及12个西欧经济体名义GDP增速在1930年、1931年分别下滑5%、7%。对美国自身而言,其进口额从44.0亿美元降到了14.5亿美元,出口则从51.6亿美元降到了16.5亿美元,物价下降了33%,失业率上升到25%。可以说,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为尽快扭转这一被动局面。1945年,美国与西方27个国家共达成了32个双边贸易条约,对64%的应税进口商品作了关税减让,使税率平均降低了44%。二战结束后,美国才大力推行自由贸易。殷鉴不远。现在美国又悍然不顾世界经济发展大潮流,再次动用关税措施向中国发难。

  中国从中获得的启示

  对此,笔者想说,第一,中美贸易战只会更加坚定中国实施产业政策的决心。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表面上是贸易纠纷,实则剑指中国高端制造乃至发展模式。中国改革开放40年,通过实施“技术换市场”策略以及有效模仿学习,不断增强并最终形成了相当的自主创新能力。但是,在关键技术、核心技术上中国与美国依然有较大差距。因此,无论是从美国的发展经验还是目前中美贸易战局势来看,中国强化自身科技创新实力、实现核心技术自主可控的重要性越发凸显。只有真正提升中国自主科技实力特别是关键技术和核心技术的自主创新能力,才是对美国贸易制裁措施的最有力回应。

  中国提出的改善中美贸易关系的方案,无法从根本上化解特朗普的真正忧虑,即如何更好保持美国产业的核心竞争力。因为要从根本上削减对华贸易逆差,美国放松高技术出口管制是最直接有效的办法。但长期以来,美国宁可保持几千亿美元的逆差,也决不放松对华高技术出口管制。因此,对美国来说,保持产业竞争优势是比实现中美贸易平衡更加重要的政策目标。现在,中国政府从国家战略层面规划了提升中国产业和科技竞争力的现实路径,并使产业竞争实力飞速进步,动摇了美国产业竞争优势。这才是美国发动贸易战的真正原因。

  第二,市场经济没有产业政策,不是历史的真相。美国指责中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是真正市场经济,市场经济不应该有产业政策。但正如著名经济学家赖纳特所说,欧洲财富的扩散,整个世界的发展,是一系列市场竞争政策的有意识的结果:市场如风一样,是一种力,它被训服以达到某个既定目标。你不必按照风或者市场偶尔吹起的方向运行。只有当你步入到高水平发展层次时,累积性因素和路径依赖才会朝着正确前进方向吹。国家越穷,就越无力让风朝着正确的方向吹。

  事实上,没有所谓的标准“市场经济”的定义。从语义上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是市场经济,犯了逻辑学的错误,就好像白马非马论,是典型的强盗逻辑。市场经济不只有一种模式,正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让中国实现了蓬勃发展,这是中国不同于西方的体制优势。社会主义制度和市场经济的结合,是前无古人的伟大创新,许多问题还需探索,还需要不断深化改革。但是,并非什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是市场经济”,而是美国“不能容忍”中国的经济体制优势,因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优势让“美国优先”受到挑战。这才是问题的本来面目。(作者是复旦大学教授)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