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戈:十年之后,我们在怀念什么

2018-08-09 01:02 环球时报 刘戈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十年前的2008北京奥运年,陈奕迅的《十年》还在流行。十年之后,回忆当年的烟花绚烂,竟也恍若隔世。一种抓不住的繁华,一种留不住的过往,一种回不去的时光。也许正因如此,北京奥运这两天再次在朋友圈刷屏。

  2008年8月8日,我和同事一大早飞往长沙,录制以科学家袁隆平为主角的《对话》节目。晚上,我们在宾馆收看北京奥运会的盛大开幕式。当“大脚印”沿着北京中轴线一步一步迈向奥林匹克体育场的时候,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等待着那个中国现代史上最具标志意义时刻的到来。

  其实,相对于奥运会如期开幕,2001年7月13日获得主办权的那个夜晚,似乎给所有中国人带来的喜悦和自豪感更加强烈。在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上,恐怕从来没有那么多的人同时屏住呼吸,等待一个结果的揭晓。而且,几乎所有中国人的内心都在盼望着同一个结果。

  那一年年底,我制作了一档特别节目,邀请清华大学的李强教授和经济学家樊纲做点评嘉宾。李强教授在节目中说:“一个民族能够在经济上起飞,在它之前有一个文化的奠基,奥运主办权就是中国人的文化奠基。文化奠基意味着什么?就是国民有自信力,有人研究证明,一个民族先是有了国民自信力,然后有经济腾飞。”樊纲先生补充道:“有了自信心,对我们自己的经济活动、投资者的信心等等,都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心理因素对于我们下一段经济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果然如李强教授所言,从2001年到2008年,中国完成了一次历史上最壮阔的强劲增长周期。另外,那一年,除了申奥成功,还有一件里程碑式的事情发生——中国“入世”。如果说中国的现代化进程真正进入高速增长期,申奥成功完成文化奠基、精神奠基,那么加入WTO则是物质奠基。

  十年之后,当烟花散尽,我们回忆奥运会给中国带来的光荣与梦想,不禁唏嘘。十年之后,我们拥有了更强的国力、更巨大的经济规模,但却似乎找不到那段时间人们对国家未来几乎无可置疑的满满信心。十年之后,我们有了更大的房子、更多的汽车、更多的旅游购物,但却增加了更多的焦虑。

  中国经济现在所面临的是从工业化中期向工业化后期转型所必然要面对的困难时期。这次转型,现在看来已十分平稳。虽然出现了中美贸易战这样外部环境的剧烈变化,以及一些企业和行业的增长乏力、债务负担沉重等等内部问题,但中国工业化中期的坚实基础,大国的一体化市场,企业家、创业者、工程师和普通劳动者的工作热情和出色能力,都是中国超越以往工业国转型过程的重要因素。

  人们的心理感受,也自然会因为经济转型之后进入新的增长周期而发生新的变化。

  十年前,一场席卷全球的粮食危机爆发。当年世界粮食库存由2002年占全年消费量的30%下降到14.7%,为30年来之最低。在这种背景下,全世界为美国学者布莱斯·布朗提出的“21世纪谁来养活中国人”的问题忧心忡忡。这是我们制作那期袁隆平节目的起因。

  在那之后,很少有人再提那个当时看起来难以解决的难题,巴西、阿根廷有更多地方的闲置土地被开垦,中国的粮食生产也因逐年增长不得不取消部分补贴。现在中国人消费的肉蛋奶更多了,而世界无疑能够保持足够的供应。

  谁说十年之后,我们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我们只不过更新了拥抱的场景,然后携手走向下一个十年。(作者是央视财经频道评论员)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