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仰:图书馆拼的不仅是馆藏

2018-08-31 00:22 环球时报 刘仰

  据《光明日报》报道,2001年,我国图书馆流通总人次为2.08亿,2017年达到7.45亿。这篇报道还指出,中国目前公共图书馆的数量为3166家,由此带来图书馆如何面对“读者激增”的问题。

  中国人进入图书馆越来越多,当然是件好事。中外比较方面,将差距集中在数量上,往往难以对准焦点。比方说,有人说美国图书馆多,那是把美国中小学图书馆也算进去了。而上述中国3166家图书馆的数字,显然没有包括中国几十万家中小学图书馆或图书室。还有人说美国社区图书馆很多,他显然没有了解从2003年起,中央文明办和几个部委发起了一个阶段性的项目,每年在全国援建超过一万家城乡社区图书室,连续多年,援建的社区图书室累计已经超过10万家。

  因此,说中国人均图书馆比美国少,这个结论多少有点夸张。在我看来,主要问题不在数量而在质量。我国的公共图书馆、社区图书室在为读者服务方面很多还不够积极主动。近年来,每逢节假日期间,有些图书馆确实爆满。事实上,它并不一定意味着我国的图书馆数量太少。前文所说每年7.45亿人次,即便按照3166家县级以上公共图书馆计算,每个图书馆每天的读者平均流通量也就600多人次,应该在可承受范围内。之所以有些图书馆拥挤爆满,应该是他们为读者提供了良好的服务,满足了大部分读者的需求,读者有了更好的阅读体验,并通过有效的宣传,使得某一区域内的众多读者集中到某个图书馆,从而造成排队、爆满的局面。

  这一现象,既说明读者对于图书馆的确有较强的需求,也说明还有大量公共图书馆、社区图书室在吸引读者方面还处于“爱来不来”的状态,人头攒动与门可罗雀形成鲜明对照。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大型图书馆可以通过书刊电子化,与众多小型图书馆、社区图书室广泛合作,以满足在经费不足、藏书有限的制约下,为更多的民众提供更多的阅读选择。总之,面对中国民众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我国近年来虽在增加图书馆室等文化机构数量上有较大投入,但还应该在维持可持续运转、提升服务、满足不同读者的具体需求上更上一个台阶。(作者是北京学者)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