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伟文:加拿大能顶住美方的霸凌吗

2018-09-03 00:40 环球时报 何伟文

  自美墨8月27日就更新北美自贸协定(NAFTA)达成原则性协议后,特朗普立即喊话加拿大,限定8月31日前达成协议,否则面临关税惩罚。加拿大外长方慧兰立刻赶往华盛顿,与美方日夜兼程谈判,结果仍然未能在大限前达成协议。特朗普说到做到,昨日发推特说,“与加拿大的贸易谈判本周结束,没有达成任何协议” ,“没有必要把加拿大留在新的NAFTA里。”

  众所周知,任何贸易协定的达成,往往都要历经数年,反复博弈,互有妥协,才最终完成。这次美国却完全一副不容商量的架势,我说什么就是什么,要么签字,要么走人。这从美墨协议中看得很清楚。特朗普对北美自贸协定耿耿于怀的一个焦点是汽车及零部件,认为生产大量流向墨西哥,因为后者工资比美国低得多。新条款规定,40%-45%的汽车生产比例应由时薪不低于16美元的工人生产。意思是,这个生产比例必须在美国进行,因为墨西哥汽车工人平均时薪只有3美元左右,美国则在20美元上下。又规定,墨西哥每年对美汽车出口配额为240万辆,超出部分要课征关税。美国不是一贯攻击中国政府干预贸易?这两个数字不是干预?政府严格管理的贸易协定,是自贸协”,这两条对墨西哥公平吗?

  更有甚者,迫使墨西哥就范后,美国马上要加拿大画押,没有商量余地。这再一次表明,其贸易政策基石是霸凌主义,与贸易伙伴是主从关系,不是平等关系;标准是对美国有利,美国第一,伙伴方利益不得妨碍美国利益。应用到美加协议,则包括完全按美方要求、但加拿大不能接受的版权保护期从现行的50年延长到75年,开放农产品市场、加入“落日条款”和取消仲裁机构等。这种行径,理所当然地遭到加拿大的坚决反对。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强硬表示,如果不能达成良好的NAFTA协议,加拿大宁可退出这一协议。特鲁多和方慧兰都坚持原来的表态,即加拿大不会从现有立场后退,而不论美国和墨西哥达成了怎样的交易。

  美国口口声声称自己是NAFTA的输家,但实际情况是,仅仅从最近15年看,美国无论对加拿大还是墨西哥,出口增长速度都超过从后者的进口。从2002年到2017年,美国自墨西哥进口从1346.16亿美元增至3142.67亿美元,累计增长133.45%;对墨西哥出口则从974.70亿美元增至2433.14亿美元,累计增长149.6%。同期美国自加拿大进口从2090.88亿美元增至2993.19亿美元,累计增长43.2%;对加拿大出口则从1609.23亿美元增至2822.65亿美元,累计增长75.4%。在此期间美国对加拿大的贸易逆差从481.65亿美元减少到170.54亿美元,接近平衡。即便从汽车及零部件看,来自墨西哥的廉价零部件进口并没有减少美国汽车及零部件行业的就业。据美国劳工部统计,2018年7月该行业就业总数为97.2万,比去年同期的93.14万增加4.06万。特朗普的责难实在没有道理。但为了巩固其票仓支持,他需要这么说,这么做。

  美国在重谈北美自贸协定上的态度警示我们,美方在贸易谈判中不是按照公平贸易和国际贸易通行惯例,而是依据单方标准,按照美国利益,或者说票仓利益。又警示我们,美国在谈判前,都要把大棒做大,在威胁下进行,企图不战而屈人之兵。至于有一种估计认为,美国“解决”了墨西哥和加拿大之后,就会集中力量对付中国,未必说明这种关系。美国与加墨的贸易谈判及对后者的单边关税,主要是经济贸易问题,对中国挑起贸易战,则是更高层次。除了在贸易上打压外,更深刻的是在战略上遏制和经济、技术及产业上全面压制,对此应有清醒的认识。(作者是人大重阳高级研究员)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