笪志刚:日本何必仰美国鼻息

2018-09-04 00:20 环球时报 笪志刚

  最近,一则日朝高官在越南私下会晤,探讨解决两国间绑架日本人等问题,进而推动关系正常化的新闻不断发酵。焦点是日方背着美方启动对朝接触,引发后者的不悦。此事也引发人们再次审视日美关系的定位,是基于同盟相互尊重的平等关系,还是被同盟体制束缚的主仆关系。

  应该说,战后日本取得令世界为之侧目的经济奇迹,与美国不遗余力地扶持,日本民族的拼搏努力是分不开的。但由肢解到扶持,美国转变的根本初衷是基于冷战格局和欲将日本作为“远东一枚棋子”去考量的。即美日同盟的实质、战后日美关系走势,都服务于美国亚太乃至全球战略,一旦脱离美国视线,日本就将面临来自美国的各式“杀威棒”。正是这种畸形的定位导致日本始终徘徊在“经济上的巨人”和“外交上的侏儒”的阴影中。

  日本多数政治家及民众希望国家早日摆脱“外交无地位、防务被束缚、决策看脸色”的尴尬,但在这方面出头的椽子不是被敲打,就是被下台。前者包括田中角荣,后者首推鸠山由纪夫。日本在迈向“外交自主”的路上自身很努力,但盟主不给力,甚至下绊子,也常让标榜“日美同盟坚如磐石”的政治家被打脸。

  不管是安倍背着美方与朝鲜暗送秋波,开拓外交自主性有诸多合理性,还是特朗普认为“偷袭珍珠港”这样的旧账可以有新算法,表面“一家亲”的日美关系露出尴尬的现实,面对美方变相的警告,日本又该怎样抉择呢?

  当今世界日益多极化,作为国家的选择、本国战略与安全的出发点,日本首先要塑造日本式外交的自主性和独立性。试想,一个连外交决策都被别人指手画脚且还要照办的“正常国家”,这个目标取向本身就偏离了正常轨道。

  其次,日本需要确立自己的外交话语权和决策权。诚然,唯美国马首是瞻式的外交在日本有很深的政治及社会土壤,美日主仆关系不会被轻易改变。但安倍此番利用日朝接触的试水,一则凸显日本对美的不信任更加表面化,二则为日本在21世纪风云变幻的国家关系中走得更远做了一些尝试。

  第三,对曾“脱亚入欧”又“脱欧入亚”的日本来说,在新一轮反全球化和贸易保护主义甚嚣尘上背景下,日本展现了坚持自由贸易,推动区域一体化的正确姿态,推动中日韩FTA和RCEP早日缔约。日本的自信心和执行力得到公认,那么日本就应顺势回归东亚区域,发挥自身优势,挖掘植根于东亚的地缘合作基础,以解铃还须系铃人的魄力处理历史遗留乃至现实问题。对于有利于国家,有利于区域缓和的选择,要敢于对一些施压和束缚说“不”。

  最后,日本民族是进取和富有韧劲的民族,现任政府初步显示出注重东北亚及其周边合作的努力。为此,日本一要从本地区补充围绕日美关系形成的“精神钙”流失;二要构建基于独立外交风格的自我选择机制;三要培养敢于挑战一贯如此的封闭认知,确立在外交上敢于对美国说“不”的勇气。(作者是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责编:赵建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