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峰:新德里知道什么是不可承受之重

2018-09-05 01:09 环球时报 钱峰

  在历经两度推迟、插曲不断之后,美印外交与国防部长“2+2”会谈终于将在明日姗姗来迟。在当前大国间关系日趋微妙复杂的背景下,自小布什时代起升温至今并被冠以“天然盟友”称谓的美印关系,会否再上层楼并成为牵动新一轮国际和地区形势变化的重要因素,自然是包括中俄等国在内国际社会关注的一个焦点。总体迹象显示,美印关系表面上的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掩盖不住背后的心思各异、貌合神离,未来数年虽不至渐行渐远,但不温不火或更将是一种常态。

  美印关系在冷战时代长期磕磕绊绊、龃龉不断,进入21世纪则破冰于克林顿后期,之后一路走高,在美国对外政策中保持着很强的连续性,也获得朝野及战略界的普遍认同。从小布什时代美国罔顾印度不具备“国际合法资格”而强推核合作,到奥巴马时代多次公开挺印“入常”并出售大量海陆空武器装备,直至特朗普上台后,继续不时送上享有盟国待遇的“大礼包”。其中,美国既有公开指责巴基斯坦反恐不力、主动邀印参与解决阿富汗事务的地区政策宣示,也有网开一面赋予印度“战略贸易许可地位”,以便印度合法获得美国军民两用技术的破例之举,更有在“印太战略”构想中,大张旗鼓将印度提升至与澳大利亚、日本传统盟国比肩的高规格安排,无不彰显美国战略上重视印度地缘价值,外交上迁就印度特殊性,安全上拉拢印度入盟的良苦用心。

  审视美印关系的驱动力,离不开对美国地区政策和全球政策的考察。十多年来,美印关系因反恐战争的需要,动辄受制于美巴关系的发展。而在当前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已从聚焦反恐转为传统大国竞争的背景下,美国可以更加漠视巴基斯坦的不满,进一步向印度大幅倾斜。印度地缘上坐守南亚,北接中亚,遏印度洋,位置特殊重要,经济上作为第六大经济体且增势强劲、市场潜力巨大,政治上与美拥有共同“民主价值观”,等等,都是美国在全球层面愈发青睐印度的重要原因。

  但不容否认的是,“印度重要论”高调热捧的首要因素是“中国威胁论”的同步抬头,是美国对中国崛起越来越不加掩饰的防范与担心,是美国在中印这两个拥有历史积怨与现实问题的大国中间打下楔子的离间之计。一扬一抑之中,清晰可见美国冷战时期娴熟的“玩牌”手法,40多年前以“中国牌”抗衡苏联,40多年后又打出“印度牌”对付中国。美国自认为已为印度崛起尽了很多力、帮了很多忙、破了很多例,下一步新德里应投桃报李。

  毋庸讳言,“联美遏华”这一想法在新德里战略界一直有相当的市场。在印度看来,美国的支持不仅是帮助实现印度“大国梦”、提升国际地位最有力的外部力量,也是战略上对冲中国崛起、维护力量均势的关键所在,越是在中印关系发展不顺、分歧增多的时候,这种观点和政策取向就越占上风。因此,去年美国“印太战略”构想出台时,刚刚走出洞朗对峙危机的印度曾欣喜回应并积极推动,与日澳的互动也明显增多,引发国际社会对“亚洲版北约”的不小担忧。

  但今年以来,印美越来越不在一个战略频道上。先是达沃斯论坛上,莫迪高调倡导自由贸易,呼吁关注气候变化,暗批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及退出《巴黎协定》,后又在香格里拉对话会时,不仅没有迎合美方指责中国的腔调,反而主张应“建立自由、开放、包容的印太地区”,着重阐述印中合作的积极面,让美国颇为失望。

  除却今年以来中印关系在两国领导人武汉会晤等一系列高层会谈引领下,开始全面步入向好发展轨道、印度对美战略需求减少这一重要外部因素之外,印度对美从战略同步到开始战略离心甚至出现反向,更多源自新德里对华盛顿日益加深的战略疑虑。

  首先,特朗普“美国优先”范式的另类外交让印度心中没底。在印度战略界看来,特朗普执政后外交上频繁“退群”、贸易上推行霸凌主义、安全上动辄威胁盟国买单等举措,早已看不到其所期待的“负责任超级大国”的影子。对待欧日等传统盟友,美国尚且如此,遑论印度这样“名分不正”“血统不纯”的国家?

  其次,特朗普有多看重印美关系,印度也在打问号。去年特朗普与莫迪会见后称“美印关系前所未有之牢固,前所未有之好,要把两国战略伙伴关系提升到新的高度”言犹在耳,但事实却是,美国对印度加征钢铝关税,对印度购买俄罗斯S-400防空导弹系统和伊朗石油发出制裁威胁,甚至最近一次爽约2+2对话是因蓬佩奥要去平壤,朝核问题而非印美关系优先,不由让印度各界期待落空,质疑倍增。

  无论是对中国不加掩饰的遏制意图,还是迫使印度早日“选边站”的做法,美版“印太战略”构想动机露骨,力度过猛,投入又如此吝啬,越来越与印度“战略自主”和“大国平衡”的外交原则背道而驰。成为与日澳相似的美国“小伙伴”,是新德里不可承受之重。(作者是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部主任、中国南亚学会常务理事)

责编:杨阳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